惡夢也沒有出現過

這天午睡,狂人阿三又做了個惡夢,夢裡還是白茫茫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四面八方有箭射來,看不清敵人,一箭一箭直插心窩,血流個不停,但又無處可逃。阿三不住地哭,不停地跑,血在身後流了一地,可總跑不出那迷霧。終於,力竭倒地,至死也不知道是誰放的箭。掙扎醒來後,臉上滿是淚水,半天回不過神。
狂人阿三其實不狂,至少不想吃人,狂人是她自封的口號。是的,狂人阿三是個“她”。阿三有個很好聽的名字木流離,很特別的姓,很有詩意的名字,可是阿三不喜歡,她覺得太淑女了,不符合她的霸氣。是的,就是霸氣。阿三自認很有領導風範,三打男生都比不過她。事實上也是,阿三做事雷厲風行,說一不二,男生女生都怕她。阿三批評起人來毫不留情,開起會來神氣十足。於是阿三自封狂人。正是這份霸氣,阿三獨霸校學生會主席兩年,是自建校以來首位連任的校學生會主席,每年獎學金都少不了她。阿三是學校的風雲人物,老師喜歡,同學欽佩,但敬而遠之。
阿三最喜歡的數字是三,她覺得一個太單調了,兩個又太匹配了,只有三個才會既不孤單寂寞到夜深無法入睡,也不會看似完美組合卻矛盾重重,三個剛剛好。兩個人一起走,說著說著就沒了話題,只能一路沉默。三個人走的時候,總會有一個有話說的,不至於尷尬。備有三套衣服就能過整個夏天,兩套夠換洗,但總有陰天下雨的時候,第三套是備用,放著,不用時不礙事,急用時派上用場。阿三覺得自己像那樣的角色,也努力扮演那樣的角色,在兩個人沒話說的時候提供笑點,一套不常用的衣服,不常用但不能少。三是多麼完美的組合,所以她為自己取號阿三。
阿三大睜著眼睛,漸漸回過神來。她想啊想,還是想不到放箭的到底是誰。這樣的夢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都像劫後餘生,迷霧的背後是什麼,不得而知。難道是他們?阿三的心跳慢了一拍。應該就是他們,畢竟當年他們對她恨之入骨。
  阿三曾經有個好朋友叫王美麗。人如其名,王美麗漂亮大方,阿三瀟灑不羈,兩個人走在校園裡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兩個人常常只是一起走,卻少話。一同躺在草坪上看雲,卻一言不發。她們是好朋友,一起吃飯,一起逛街,但相互間沒有說過知心的話。走在一起也許只是她們太特別了,普通人沒法接受,兩個人處著也沒有感覺討厭,就處著吧。阿三是不喜歡無話可說的。後來白雲加入了她們,一個開朗熱情的男生。三人行的感覺比兩個人好多了。白雲常常帶來大家感興趣的話題,只要有他在,氣氛就不會尷尬。走路的時候,白雲在中間,臉總是往右看,但阿三走在左邊。阿三是霸氣的,也是霸道的。三人行,要么同一個圈子,要么一個人一個圈子,不能容忍兩個人的浪漫。這是我的原則,阿三說。最後,三人行解散,王美麗沒有和白雲在一起,因為阿三的所謂原則。
或許不是原則在作怪,而是害怕一個人的寂寞吧。白雲轉身離開的時候,意味深長地看了阿三一眼。那眼神像夢裡的箭,又快又狠。阿三從那時起就下定決心要做提供笑點的人,不站在圈子裡,走進別人的圈子。可是她似乎又錯了。剛開始的時候,三人行讓人愜意,慢慢地,三人行卻變得讓人不耐煩了。總有兩個想獨行,被判出局的總是阿三。阿三不懂,但也不想去追問。沒有朋友也好,阿三的風風火火就這樣練出來了。
夢裡放箭的肯定是他們,王美麗,白雲,還有很多被阿三的執拗所傷的人。阿三知道第三個是多餘的,她也知道兩個人的浪漫很美好,可是怎麼能承認?她總是圈子外的人啊!拿了那麼多獎杯又有什麼用,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做個夢還被放暗箭。阿三滿是淚痕的臉乾了,緊繃著像戴了面具一樣。阿三放聲大哭,面具分崩離析。
後來,阿三給王美麗和白雲寫了信,祝福他們。阿三還辭去了學生會主席,是時候讓別人出出風頭了。阿三不喜歡三了,她不再插進別人的圈子,她想要自己的圈子,兩個人的。阿三喜歡別人叫她的名字,木流離,多麼詩意的名字,以前怎麼就不懂呢?睡覺也不怕了,安穩祥和,惡夢也沒有出現過。Lost myself
Mobile shopping apps
The deceiver and suckers
As a thinking of snow
Life is too complicated
The jury acquitted a man
Shooting in the suburb of Christchurch Lin Wude
Hard disk backup
甲骨文的“夏”字
忠诚使人品高一等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