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開得到處都是

我靠在昏暗、潮濕的小矮牆上,我正在思考我的人生——我是一隻豬。我們祖輩都一樣,有著極其悲慘的宿命。

宿命,宿命。

我一生不愁吃,不愁穿,我只需要吃好睡好,每天重複著同樣的事,日復一日……看著同伴們漸漸膘肥的身材,我卻始終壯不起來,我有著自己的思想。我不願臣服於我的宿命,因為我深知,我的自由之日便是我受死之時。

夜幕降臨,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我被屠夫送進了屠宰場。那兒陳列著一行一行的豬頭,一列一列的豬肉,我明白,我們身上的豬頭、豬肉、豬腸通通不是我們的,除了我們自己的靈魂。我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夜色朦朧,我站在豬圈門口,揮灑冷汗。同伴一個一個都睡著了,我沐浴著從斷崖處吹來的山風,我的靈魂在內心躁動不安。我似乎看見了狼在斷崖上嗥叫。我也情不自禁,擺正了姿態,嗥叫了一聲,同伴們瑟瑟發抖,痴迷的眼神望著我,顯得很害怕。他們一定以為我患上了豬瘟,或者以為我是一隻披著豬皮的狼。我沒有解釋什麼,因為我只是順從我內心的靈魂罷了。

我決定要逃跑。

“什麼?”同伴們瞪著眼睛驚恐地看著我,此刻的我站在豬圈門口,繼續沐浴我的清風。我知道他們不會理解我,就像人們不理解韓寒一樣,我和他一樣,都是叛逆的少年。就像汪國真說的:要輸就輸給追求,要嫁就嫁給幸福。我的內心似乎更堅定了。

明天,明天。

紅豔的晚霞如期而至,濃薄的霧氣沒忘記給大地披上一層灰色的熒幕。我趁著夜色,拱開了豬圈門,玩命似的往斷崖飛奔,迎面來的是涼爽的清風。逃跑時我回頭望了一眼,看到了我的母親,從她的眼神裡我看到的肯定的目光,似乎是我做了她想做卻又不敢做的事情。

斷崖的清風不像豬圈,豬圈裡的風夾雜著濕氣和污臭。我擺正了狼的英姿,不斷嗥叫,因為我戰勝了我的宿命,我順從了我內心的靈魂。

心裡有個聲音一直在嘀咕:“你戰勝了你自己的宿命,多麼值得啊!”

夜幕下的斷崖,依稀可見幾顆星星,這勇敢的靈魂花,此時此刻,開得到處都是。The night feeling Like the Pope Francis The doctor talks The first victim of Lekom Leiva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part Heathrow Airport cargo handling Typhoon "Weipa" attacks in Tokyo New media enterprise Guardian 18 feet of sea creature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s credit rating downgrade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