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情人擦肩時深情地回眸

最近,替朋友整理一篇文稿。

文中,那細膩的文字,將一個感性女子對一個理性男人那份纏綿的愛戀,和幽怨的情懷,袒露的淋漓盡致,讓人感同身受。

為文中癡情女子心疼,為文中理性男子心冷。

對待愛情,是不是需要掐指合計?對待愛情,是不是需要精打細算?對待愛情,是不是需要游刃有餘?

或者,愛只有化為有節制的給予之時,才會避免傷害;愛只能是安靜緩慢的成長,才能修得正果。

只是,這愛如果如此這般地經營管理之後,那還叫愛麼?

但是,彷彿所有沒有任何裝修的愛戀,結局都是無疾而終,而安靜保守地守護,才是永遠的來日方長。

似乎是定律:高溫的愛情,熾熱,奔放,卻稍縱即逝;低溫的愛,深邃,沉靜,卻情意綿長。

那麼,是熾熱的愛更美一些?還是樸素的情更好一點?我不知道。反正,我喜歡讓愛深水靜流。

還有,到底是性格決定愛的溫度?還是年齡?抑或是人生的閱歷?我亦不知道。

其實,是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呵護屬於自己的愛情。相互調侃也好,眉目傳情也罷,相愛就好。

仔細數來,朋友貌似分為六種:一種是可以共利益,一種是可以共禦敵,一種的可以錦上添花,一種是可以雪中送炭,一種是見面就相互取笑嘲諷,一種是無論順境逆境都在默默相伴。

前兩種朋友,似乎純屬相互利用關係,其實不算是朋友的,所以不提也罷。

可以錦上添花的朋友,我有。相互幫忙,相互陪襯,還相互恭維,相互吹捧。會一塊吃喝玩耍,一塊相擁相簇,只是,感覺相擁之後是:旌歌散後酒微醒,深夜,月明,人靜。

可以雪中送炭的朋友,我亦有。當我穿著厚厚的盔甲,拒人於千里之外,獨自躑躅於十字街頭,徘徊不定,不知何去何從之時,我會想起這種朋友。在他們面前,我可以訴,可以哭,可以毫無保留地裸露自己的傷痛和無助。這種朋友,可以幫我,可以勸我,可以耐心細緻地呵護我。他們是我的益友,更是我的良師。為了他們,我願意做一切,不計得失,不問後果。

見面就相互取笑嘲諷的朋友,我也有。兩人似前世宿敵,見面就爭吵。每次看到對方滿地找牙的時候,當大家在做表面文章表示同情的時候,自己會在人前大聲取笑,恍若預置對方於死地而後快。但是,如果對方真正倒下,最生氣最著急的又是自己。這種朋友,貌似敵人,其實也密不可分。

默默相伴的朋友,我更有。無論是咫尺天涯,還是天涯咫尺,我們都會相依相守,相約白頭。相互之間,沒有任何俗套,沒有任何表白,還沒有得失之間的斤斤計較。彼此信任,彼此理解,彼此擔當,彼此珍惜到永遠BBQ 食物

說到朋友,尤其是說到最後一種朋友,突然心底好溫柔,恰似情人擦肩時深情地回眸。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