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時光把人蹉跎

任時光把人蹉跎,自此以後,我會平靜地笑,放肆地哭,只是羅逸想,我多想問你,再也看不到天藍,你會不會在某個瞬間,害怕就這樣蒼老,會不會?
你緊抓著我手臂的手有力而不優雅,儼然顛覆了平日高貴的形象,我就是這樣一個瘦瘦小小的女生,抬頭看你,你竟比我還憤怒。笨蛋,紅燈你走屁啊﹗這一刻,風吹得很輕,原諒我,每一個女生都會無可救藥地迷上這種情節,激烈而繾綣。如果過往我把自己擱在最遙遠的星球,那麼現下我正試圖搭最快的列車回到這裡,麻煩你,等我一下。無可救藥地去製造燦爛,朋友說,寧天藍,你瘋了吧。我目光流轉,沒錯,我就是瘋了。知道么,他說我氣質斐然,傾慕我的才情,說不舍看寂寞在我心頭暴走。愛情最初的形狀,不就是這樣子的。
於是,我虔誠得像個教徒,只為開成一朵花,一朵掙扎著不凋謝的花,開在你的瞳仁裡,穿越春夏秋冬。你眉眼溫柔,說現下整晚都在聽情歌,哪都不想去,而是習慣思念一個人。我最後一點的矜持就這樣被打破,還有點想哭的衝動。
我們都喜看飛鳥,看它很少選擇盤旋,只是羅逸想,天藍真的沒辦法看到天藍。我的世界裡只有黑和白,這種單調的色彩讓我無數次恐懼不已。凌晨披頭散發地靜靜坐著,失聲痛哭,我看不了,看不了你細心拍下的每一幅照片。眼鏡脫了,呼吸淺了,生活換上你的律動,多諷刺,多生分,我像極了一個失控的女巫吧。
我們淺淺地坐著,我為你讀“蝴蝶飛不過滄海就會變老”,你長長的睫毛下有溫熱的鼻息,笑著對我說,天藍,沒事的。我抬頭看見一小片塵埃著急著從天花板落下,你有多好,會告訴我,看我一眼,心痛百轉。假若我是那只蝴蝶,就算拼盡全力,也不會在到達彼岸之前倒下。
沙冰很好喝,但是等到它全部化開,又太濃太濃。在一剎那有過寄托,還假裝雲淡風輕,假裝置身事外,假裝這只是我一小段孤單的心事。原來我是討厭光芒萬丈的,討厭它附帶著的喧嘩驕躁。你提煙的姿勢是我未曾感受過的陌生,你瘋狂開車的痴迷也讓我的那份害怕未可名狀。羅逸想,寧天藍到現下才發現,在你旁邊,變了好多,太過無謂也太累。
歲月的風塵裡,我曾覺得永遠異常簡單,就如想著我會變成一個柔柔的小婦人,你會變成一個儒雅的男士般自然。如果可以,我最最親愛的羅逸想,我們俗氣一點好不好?生活就只是這樣子,你可以嫌棄我又長胖了,卻應該在我要減肥的時候寵溺地哄我;你不需要帶我去吃法式紅酒牛排,卻要興致勃勃地陪我吃路邊小吃;你可以不告訴我你每個時刻出現下哪,卻不能阻止我無聊地吃醋;你可以無賴地對我撒嬌,卻永遠把唯一的肩膀留給我。
那夜,我燒得昏昏噩噩,摸著手機給你打電話,你簡單安慰幾句之後,便不再多說些什麼,那一刻,我的眼淚也是滾燙的。你說你習慣愛上陌生人,並非所謂的一見鐘情,我說我對你一見鐘情了,然後變成習慣愛你。你依舊迷人地笑著,卻不曾發現我眼角劃過的蒼涼。
我還是不要做一個滿目瘡痍的傻子,徘徊在你妖嬈的邊際,還甘之如飴。盛世的煙花就這么開了一季又一季,如果你也聽說,那架矯情的木飛機再也飛不起來,會不會有點心痛難過,親愛,一點就好。想想,你說愛我,只是動聽而已,只是這樣的,我不要。我想我就要離開了,還有一大片生命等著我來接受,回到原點,剛好一場大雪也落下,我還是那個溫順的小小女子。
等我老了,老得很難看,老得走不了路,老得只記得那些深刻的,我還是會濃著臉皮去懷念你。任時光把人蹉跎,我不埋怨,只是福祉這東西,就如一顆會開滿花的樹種子,一早在我生命裡發了芽,後來的歲月,它以一種高昂的姿態瘋長,鐫刻在我向陽的微笑裡。
穿越曠野還有好大的一陣風,經年之後,畢竟會有這樣的一個人,等我很久後密密麻麻地相遇,壓低聲音給我唱一首悠揚的情歌,那時的我,必會明媚地笑很久,很久。
細節決定成敗 相擁幸福的權利 霞光寫滿生活的篇章 男人女人的私房錢 學會放棄 了無所得的人生 蓬萊閣 這個六月很簡單 屋簷下的那棵月季花 蒲公英的約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