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看荷花去

夏日看荷花去。
下班的路上,常常會遇到剛剛放學的中學生,她們的嘴唇太冷而蒼白,步伐倉促而頭髮凌亂,儘管天氣微涼,黑白相間的條紋衣服裡面穿著很薄的短袖衫,口袋里或者車蘿裡面大概是一些小說或散文之類的書摘,耳朵裡塞著東西。
時光剝落了所有細小記憶的痕跡,裸露出最原始的輪廓。
燥熱的氣息,在空氣中凍結,斷裂。友人說,翠湖的荷花開了,於是收拾簡單的東西,不要喧嘩,不要聒噪。我將自己的靈魂安放在靜靜裡。
氣溫有些下降,翠湖的水卻冒著輕微溫度,摘幾片荷葉,捉兩隻蜻蜓,抖落時間的百般無聊。內心在起伏,表面很淡定。這是一種刻骨的感覺,很頑固,很難過。
像某種困頓的野獸。走失了一片浮華……
  
我將思考放空。
很多人愛上的,是鏡中的那個自己。孤獨而高傲。大杯的冰激凌,在這個夏天,在翠湖旁邊,舌尖,冰涼的味道,混合著花香一起吞下。
滿天的溜達的雲朵。繁碌的生活,充滿壓力的工作。所有痛快淋漓的吶喊。在夕陽墜落的黃昏。放飛著呼吸。翠湖很熱,​​窗外的太陽光線尖銳的穿透每一寸皮膚,熱烈的像要把大自然燃燒,還有風吹過的空寂。
那麼誰又給我一個期限,陪我一同留守。孩子嬉笑著,深邃而透徹的眼眸​​。
我站在池塘邊,你要為我撐把傘。
白色的煙團吹拂田野,穿梭過流徙的街。喜歡那些叮叮噹當的首飾,這裡有純淨的藍。 70℃的藍。一塵不染的天空。藍色是微笑,是溫暖。
剝落的金屬,木質的清香。你是我的天……
  
青青的草坪,緩緩的河水,漫步於陽光明媚,聽風於溫柔寧靜的初夏,是誰叩響了,那心靈的門楣?
骨子裡,一直喜歡白蓮花。
喜歡它的清涼,寂靜,如散淡,無憂無慮的女子,它的眼神,總是那樣單純。荷花是清涼的,它來自己塵世的另一端,安靜地生長,一個人自喜,一個驕傲,一個人怡然自樂。
翠湖的荷葉,碧綠如洗,像一個大托盤,成片地蔓延。在家鄉的老屋旁邊,也有小片的荷花田,潮濕而生機勃勃的生長,等到秋天,便可以從泥土裡挖出一大堆藕,洗乾淨,像一個白白淨淨的瓷娃娃,讓人憐愛。
撲通,不知誰家頑皮的小孩投一個石子在水中,驚的鴨飛魚散。如何?遺情情更多!永日水精簾下斂羞蛾。六幅羅裙地,微行曳碧波。看盡滿地疏雨打團荷。
翠湖的水,有了荷葉的綠,花朵的清香,於是,夏天溢滿了整個三川壩。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