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完生命的征程

有位年輕人,自幼聰慧,博覽群書,頗為自負。可命運多舛,先是屢試不中,三年下來,灰心喪氣,斷了念頭;拿了父親籌集的一筆錢,學商入海,幾度沉浮,血本無虧;遍體鱗傷後,結識不久的女友遠離而去;傷痛欲絕之時,偏偏又查出不治之症。到了這種節骨眼,年輕人整日以淚洗面。經過痛苦的深思,他做出人生中最為重要的決定。不顧含辛茹苦的父母再三苦勸,執意出門遠行。

年輕人自知生命無多,希望不再。他告別讓自己魂斷心傷的故鄉,沿著村頭那條流水淙淙的小河而去。他背囊空空,一個生死未卜的人還需要多少人間俗物呢?他知道,村前的這條小河肯定與大江大河相連,而大江大河必然要與大海相通,海天相接處,天藍藍,海藍藍,也許那兒就是自己生命的彼岸。

他是在人間四月最後一天出發,出發時春天已然不再。北國的沙塵天氣籠罩著鄉村,籠罩著河流,也籠罩著他灰濛蒙的心情。河堤上一個人影也沒有,天地間一片靜謐。他默默地走著,一棵樹一棵樹地數,不管桃李杏柳,不管粗細高低,當他數到一百後又重新開始。有時,他就癡想,自己生命的長度如若能和這些樹的數目一樣,永遠沒個盡頭,那該多好啊!可隨後他就苦笑著搖搖頭,將思想轉向那片遙遠的大海。

他好想找個人傾訴,可天地間誰又是知音呢?高山流水的影子?這兒是沒有的。他不信了青春,不信了追求,不信了希望,​​不信了愛情,不信了生活,那麼,生命中還有什麼呢?只有一個活著的軀殼嗎?他暗暗地質問自己,似乎又有些不甘。來到塵世,匆匆一遭,未來得及留下任何印痕,就要瞬間消逝在河流的彼岸、群山的背後,多少有些可惜吧。留下什麼痕跡呢?他想著,拾起一塊石子,朝著清澈瑩碧的河水投去。石子激起一片漣漪,水流的波痕便不斷向四周展開,慢慢地,柔柔地,一圈,一圈,又一圈,擴散,擴散,以至漸漸消失。

又過了兩個村莊,還是沒有人沿河堤走來。朝村莊方向望去,那兒炊煙裊裊,春耕晚回,忙忙碌碌的身影已然不見。他感到有些飢腸轆轆;再朝前走一些時候吧,實在餓得不能堅持,就去村里找點吃的,他想著。在這亙古的塵世,又有誰不忙碌呢?朝起暮眠,中間一大段時間要做著各種各樣的事務,甘心情願去做的,無可奈何必做的,有用的,無用的,但你必須要做,做得精疲力竭,然後你才發現,這些殫精竭慮要做的事其實與你的生命相比,實在微不足道。可等想明白了,想得自己都感到輕鬆了,這時你也已是暮氣沉沉。

年輕人走了一天的路,疲累得實在走不動,就找到一處靠河灘的人家。綠柳蔭地處,一座小巧玲瓏的房屋,旁邊大概是廚房,四周全是綠意盎然的麥田。根本用不著敲門,這兒沒有籬牆,也不是採菊人家。一位年長的老者坐在院中,吸著長長的煙管,銀髮飄散,仙風道骨的一類。年輕人說明來意,老者微微頷首,端出菜蔬相酬。看著這位老者,年輕人真想將自己無限的苦痛和傷悲和盤托出。話到嘴邊,和著傷心的淚水和甘甜的飯食硬硬咽了回去。傾訴是幸福的,但將自己的苦痛讓別人承擔也許是殘酷的。

在柴房內,年輕人睡了一個好覺,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的好覺。他夢見了滿地繁花似錦,夢到群山溢綠,夢到碧水藍天,夢到一群身著五彩的仙子飄然而下,夢到……當晨雞初啼之時,他獨自起來,站在簡陋的院中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他沒有向老者告別,悄無聲息地走到了河的堤岸,然後心情舒暢地朝著希望和夢想進發。

晨風拂面,清爽得很。他要把握住一天中最美好的時刻,盡可能遠地走一些路程。中午時分,陽光燦爛,樹葉在風中搖曳飄動,河水波紋漾盪,和著無數陽光的銀線,閃著不定的色彩。好美的景緻,年輕人想著,又抬頭朝遠處觀望。河沿邊一隻折翅的鳥兒悲鳴著,在淺淺的水中掙扎。這多像自己啊!年輕人快步如飛,一下子撲到水邊,用雙手捧出那隻鳥兒,把他放在青青的草地上,輕輕地,輕輕地。

第十八天的時候,年輕人已經從小河走到江邊。站在江岸,放眼望去,江面遼闊,千帆競發,一派熱鬧非凡的景象。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年輕人心裡說。生命,短暫的生命就要消失。這幾天他開始感覺到疼痛正在襲擊著身體,忘掉它!年輕人命令自己。活著真好,有陽光,有空氣,有水,有春天,有希望……

他想起昨晚與一位年輕姑娘的談話。她家境貧寒,身處鄉村,一年四季在田間勞作,但她有永遠做不完的夢。她讀了好多好多書籍,那些書激起了她對生活的渴望和樂趣。她把夢從鄉村做到城市,從陸地做到海洋,從家裡的灶台做到皇宮的內廚。總之,她是一個有夢和追求夢的女孩,不像心已枯萎的自己。能有夢就有希望,有希望就能使生命充滿陽光。

他想乘船,哪怕就坐一個路程。不,他斷然否定了自己這個可恥的念頭。在這個世上,不能再享受絲毫的安逸了,用苦難來磨礪傷痕累累的意志和心靈吧。也許,到消逝在塵世的那一天,自己會得到心神的安慰和靈魂的解脫。

三十天過去了,他走了山一程,水一程,走過朝霞滿天,走過殘陽如血,走過平坦和坎坷。病痛的折磨在加劇,年輕人開始與病魔展開激烈的搏鬥,他要爭取多一點的時間,走到海天相接之處。在那兒,有他的夢想、希望和愛。他不敢做過多的停留,不敢與別人長久的交談。餓了,就隨意走進一戶人家。只要聽到他的故事,人們無不感動萬分,拿出最好吃的東西。臨走,還要給他一些錢物或者送他一程,可都被他婉言謝絕。他體悟著生活的美好,人情的溫暖,時常,他自己對自己說,不離開塵世真好。

有一天,他和一位斷臂的小伙子做個長久的談話,花費了生命中的四個多小時。儘管他感到這樣荒費時日肯定對自己不利,但他並不認為這是奢侈。那個和自己同樣命運的小伙子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坐著岸邊發呆。要不碰巧路過,他肯定會一頭扎進水里,從此與日光同塵。年輕人費了好大的口舌終於說服了他,小伙子答應不再放棄生命,然後順著柳堤消失在暮靄沉沉之中。年輕人感到心中有無數小魚在躍動,又興致勃勃地朝前走去。

年輕人被一群聞訊趕來的記者包圍,這是他始料不及的。他的徒步行走尋找生命之源的事蹟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萬,很快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海外海內盡人皆知。無孔不入的記者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而來,將年輕人的壯舉通過各種媒介傳到天南地北。世界多家知名醫院宣稱將聯手拯救這位意志剛強的年輕人,美國《華爾街報》在頭版頭條報導了年輕人征服生命的感人歷程,有人說總統也有意接見與病魔抗爭的這位世界第一人。

生命,屬於人只有一次,走完生命的征程,完成夙願,看到碧海藍天是唯一的希望,年輕人如是說。他避開所有的光環,遠離塵世的喧囂,沿著江邊緩慢地走著。此時的他,要忍受著巨痛的折磨。可他的精神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他不再傷心,不再沮喪,瘦削的他目光變得堅毅起來。他熱愛陽光,熱愛生活,熱愛所有的美好。生命真好,他從心底不斷地重複著這樣一句話。

三個月的時間,他終於快走到藍天相接之處。遠方,藍天白雲,碧海遼闊,風平浪靜,鷗鷺翔集,舸艦飛動……真好啊!年輕人看著人間的勝景,心中充滿無限的感動。淚水劃過面龐,滴落在大地上。 “生命萬歲!”年輕人突然喊出一聲,這聲音傳過江邊,傳過大海,傳到大海的彼岸。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