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煙獨慕夜空的清淨

抓不住的歲月飄逝在時光隧道的深邃裏白陌了蒼生的鬢角,傷懷夜深人靜留在心底的殤,經久放映著你轉身離去的背影不曾遺落半點猶豫的眷戀。一曲紅塵相思苦唱破多少青絲遺夢殘淚的荒涼,唯望你的情世悠悠歸惜何期?一世緣情終難忘棄青春的美麗,青澀記憶總在迷醉你的容顏裏癡狂。離別的港寂寞的獨想繾綣著的流連,你的情素卻不經意的灑落在一路的風雨裏破碎。

吹煙獨慕夜空的清淨不慕人世間的燈紅酒綠,君心念紅塵為紅顏傾一城之絕戀。不肯放手的執念還在風霜裏等待一場繁華的盛宴下你的嫵媚,想念你的思緒纏繞在妖嬈的舞姿裏沉醉。哪曾想繁華褪盡的浮雲卻在陽光遺棄的沉默夜影裏孤泣,那被風雨打折的羽翼散落一地的淒涼沒人理。幾許殘破的夢想風雨裏心還在不死,飛翔卻只屬於心中的一種淒婉的美麗。是否還能夢想花開又一季的芬芳裏,你能否歸來成全我的一世的憂傷。

寒風殘虐無情的腐蝕著歲月的痕跡,花雨豔麗的羽翼飄落在掌心獨語,獨傾的情意卻在世事滄桑裏化成了滋潤你心緣的春泥。忘川河裏浮沉幾番千年輪回依不悔,寂寞雨夜裏誰來陪我祭奠一場煙花消散落幕後的蕭颯?誰來陪我看一簾煙雲若霧細雨婆娑般的傾述?相愁空寞在天空薄涼細碎雨絲裏情深深幾許誰懂?歲月流過心願卻早已忘記了快樂是什麼滋味,幸福的距離是那麼的遙遠,你允諾的心手相牽被風兒吹散若煙雲散離了魂魄。西風突破黑夜的淒涼透過珠玉細碎的雨簾遙首寄送相望,愛執著了畢生的牽戀,相擁卻因時空遙遠無法觸及你冰冷的容顏。被冰封的情愫寒怯在沉殤的心底住顏,那些被時間擦傷的流年的淺影裏,還是不能掩滅那年月裏你回眸的笑靨。永駐你回眸凝視的容顏笑靨卻盈滿了滄涼,沒人能夠讀懂。

獨酌半盞苦苦情酒,你的絲絲情緣遊絲若離怎堪冷雨寒劫?那些曾許下的諾言已化成飄逝的雲煙早已不見。陰冷的夜,情深的嚮往著溫暖的明天,卻奈何予你的情深原來和你的命緣一生緣淺。又怎奈與你紅顏命運的薄涼,卻無情的葬送了你我的情愫,再也握不住飄落在心底我們的明天。洗滌淩亂纏繞的心緒,如今卻只剩下我沉陷在愛你的深淵。你殘缺的氣息還遺留在心間,灑落在流年裏,合著予你的思念傷心的唱著離歌,今世我已無法將你徹底忘卻。我的心底從此不再靜了無塵。

時間沉陷在荒漠的你走過的流年裏,你的氣息卻為何讓我如此的眷戀?你的笑顏清心如卷,我苦苦的祈求你回來的那一天。

歲月走過不小心踩傷了受了傷的心尖,痛、始終不曾明滅的縈繞著蒼白憔悴的思念。是否前世我淡薄寡憐了你一世的情愫?歲月走過光陰的滄海,遺落了一路的傷碎桑田心願,在年歲風燭蠶食裏是否還有痕跡?思念未央夜雨淒瑟——心煎。

我抬頭望著天,看不見曾經的花季裏你停留在心裏溫柔的笑臉,烏雲遮住了你許願在星辰裏的若言。風拭陌了我予你的心願已然迷失了方向,憂傷已註定在這個冬寒的夜晚寒怯。過路的風裹挾著雲的柔弱,雲的淚迷離了辰星的眼,我的心看不見,你如詩若畫的諾言。我抬頭望著天,hai shi無盡的淒雨迷離那班若雨若霧淒心寒怯看不見。黑暗的夜遮住了你美麗容顏,我苦苦的祈求你迷途歸來的那一天。

在這浩瀚的宇宙裏,我們都是一粒粒渺小的塵埃,在這宇宙渺小塵埃裏我們都是時光匆匆過客,誰真心知道誰又是誰的誰?淒涼的夜,諾言深陷在曾經的滄海桑田,你的情緣早已不見我深陷在你愛的深淵……

風急勁的走,心雪還在唔咽寒怯……

年華錯落了我們邂逅在光陰下的姻緣,流連的心緣漂泊在紅塵裏漸漸漂白了歲月的眷戀。淒涼卻冷眼觀望著繁華三千長長的畫卷,生命流淌的歲歲年年婉轉著你我一世的情深緣劫。光陰的花開了謝,那生生世世的牽伴天荒地老也無怨。不死心的緣情緣劫放縱心願予你的心緣無眠的抒寫愛的誓言。你的一切總讓我忘情的留戀,縈繞在心底的歌經久的吟唱著我愛你的無悔無邊,就算愛你愛得心碎也無怨無怯。流走的時光在成長的年華爛漫青澀心願間瑩舞,裂開的心尖流淌著玫瑰香豔的紅塵恒古牽戀。

墨夜擠壓得思念遺怯在寒風淒雨裏不能飛,瘦弱的情絲翩躚在夜雨淋濕的字裏行間——心碎。模糊的書卷無力的任由淒風肆意的蹂弱了花顏,一雙酸澀的眼柔情的撫摸著字裏行間你秀麗的容顏。你的秀顏清晰的笑靨、含情的眼、青絲曼舞的髮辮,都述說著心怡你的眷戀。喜歡沉溺在你秀美書卷文墨字行間——相慕。遙想你微笑容顏驚豔了紅塵孤寂,破碎的流年怎麼也拼接不出你流逝的諾言。你的聲音依稀留在我耳邊追憶著往昔繾綣,流年牽走了你鬢角墨染的歲月,予你的感覺能否忘記相擁時空你的氣息?時光的流年撒漏下你擁過的暖還在心尖蔓延,如今剩下我空靈了的愛戀,心已然無法呼吸。生命誤入紅塵劫裏徘徊,情緣陷在你身後的浮生愛恨中無法磨滅。夢緣已然在流年裏翩躚,滿心琳琅怎麼才能喚回你傷碎心程回來的那一天?

錦瑟已然不能再次重現昨日年華光鮮的那一天,琥珀通透的諾言清澈的鑲嵌在你心尖——寂寞。心念任時光如何的老去,癡念始終執守在你美麗的眉宇間,任世間弱水三千於身邊怎樣的翩躚,心中終不曾蕩起一絲絲波影漣漪。碎顏流過了斑駁流年,燈影下闌珊處你的回眸讓我如癡眷戀,過盡蒼白的花白流年,是否能等到與你真情眷念到天荒地老的永遠?曾經的滄海早已煙滅了桑田。人生若只如初見流年不逝,諾言依舊握緊歲歲年年。誰能陪我品讀歲月的細水流長不腐?誰肯允諾予我世世生生天長地久不棄?誰來許我一世的憂傷不悔……



句としては
ということらしい
ってのもある
ジャケットとも言われ
遊女たちは
世の中には
遠距離恋愛というのがある
言い伝えに過ぎないが
マヤ暦には
その言い伝え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