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時候

年輕的時候,全心全意使出力氣為遙遠的未來活著,那時苦惱甚少,而年輕的煩惱頗多;如今為眼前的現實而活著,卻苦惱多多,煩惱漸少。我知道未來不完全是理性的,而是精神的,那裏藏著悠然的夢,掛著五彩的虹,未來是全心全意為成長和抱負而準備著的,卻也是為年輕煩惱而準備著的。如今的眼前也非百分百是感性的,但那是物質的,那裏只有著貪婪和欲望,所以那裏裝滿的只有痛苦。

為此我一天天感到害怕,要是哪一天什麼煩惱都沒有了,只剩下苦惱,我會是怎麼個樣兒?我該怎麼辦才好?也許你天天去理會苦惱,丟棄煩惱,卻得不到一個結果,即使有了答案,依然持懷疑態度,不是你不相信自己,因為煩惱和苦惱相距甚遠,煩惱至少有朦朧的幸福,苦惱裏卻全是痛苦。

從內心深處深翻一遍,骨子裏依然找不到童年的那些無猜的快意,因為童年是一個不為自己也不會為別人而活的年紀。人到中年雖然有過太多失意,因為中年是為自己而活也是為他人而活,痛到卻不知痛了。麻木了嗎?那可不是,心裏時不時還一陣一陣地煩惱著。要是哪天沒有心煩的事情,總是從記憶裏挖掘一些心煩的事咀嚼一下。我承認,我沒有佛家弟子的那種虔誠,但是,我依然不少於佛家弟子的那種安靜,不怕煩惱多多,就怕苦惱糾纏。

朋友老蕭說:“你真的如此喜歡煩惱呀,煩惱是什麼,是夜裏的夢,是白晝的虹,眼看似乎美不勝收,伸手卻碰它不著。老朋友,你病了,而且病的還不輕,該看心理醫生了……”老蕭不著油鹽的話裏,流露出無奈的情緒,我無言以對。他是一個很現實的人,不但敢於犯錯,而且敢於不斷犯同樣的錯,他怕煩惱不怕苦惱。他說:“煩惱是可以放棄的,苦惱是無法摒棄的,所以,叔本華這樣總結人生——人從來就是痛苦的,由於他的本質就是落在痛苦的手心裏的。

呵呵,活著就不能怕痛,一次和許多次都一樣的痛。”老蕭說這話時有些嬉皮笑臉,神情有些詭秘,很不嚴肅,一副玩世不恭甩賴皮的樣子。我很佩服老蕭,至少佩服他為這個濫情的世所做出的貢獻,他為三個女人苦惱過,付出過。他自我總結說,這是人生的坎坷,誰願意一輩子想著離婚結婚呢?我有些不懷好意說,那什麼時候開始寫回憶錄呢?他說,那等下輩兒吧!我想,人為苦惱而活著是十足的現實主義者,為煩惱而活充斥著浪漫主義色彩更具有活的盼頭……

酒肆裏的燈光總是朦朧的,人們的目光一半是牟利一半是疑惑。酒肆裏總會聽到許多葷斷子,還會聽到許多酸酸的歌,老蕭講的每一句話都從哪里受到啟發,有一點幽默,有一點傷感,是的,酒杯裏的故事誰能講得清楚明白呢。朋友老蕭一向細心:“老傅,你看今天喝酒的是一些什麼人?”

我懶得理會,更懶得用心去分析與洞察。儘管我不理會,老蕭還是勁頭十足地解析:“對門的男士是為苦惱而飲,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苦悶的酒,第一瓶大概是為了沒有房子而乾杯,第二瓶大概是為了沒有車子苦飲,第三瓶大概是為了丟失女友痛飲……你看,角落裏的寂寞女孩,一瓶一瓶的大口喝酒,看不到臉上痛苦的表情,那是為煩惱而飲,第一瓶是為了暗戀的男友吧,又一瓶應該還是為了暗戀的男友,再來一瓶依然是為了暗戀中的男友。前者有輕生的傾向,後者盡是求生的渴望……”我按捺不住了答道:“苦惱的人總是活在過往裏的,煩惱的人總是活在未來裏,你相信過往還是期望未來呢?”

金輪法王為了弟子郭襄未來的幸福,讓郭襄放棄暗戀著的楊過,便傳授其瑜伽密乘。兩人跪拜蓮花生大士,蓮花生大士一手握著文殊菩薩的智慧之劍,此劍可斬斷人間一切煩惱,一手執潔白的蓮花,告訴人們,蓮花心靜止水,出淤泥而不染,美麗而安靜,虔誠跪拜便可去除內心的煩惱。可是郭襄心存雜念,喜歡心裏有煩惱,“我喜歡心裏有煩惱。沒有了煩惱就沒有了大哥哥,我喜歡心裏有大哥哥!”可見心裏有煩惱也是一種難能的幸福。

在白天你向他招手的那個人夜裏不一定就能入你的夢,他的剪影卻留在你的心裏,你為這個沒有結局的故事而煩惱。你從來沒有失去他,最少在心裏沒有失去他。沒有失去的東西都值得去珍惜的,儘管那是你一生的努力也得不到的,你深知你的出現和他不可能有太大的關係,難怕只是一個人的事情,一個人的秘密,就這樣悄悄把他留在你的心空裏。讓這段經歷成為一段可憐的童話,成為檸檬的月牙,酸酸甜甜的可樂。





天色暗淡晦澀
我會把塤吹響
盛開的鮮花
最美的還是日落的時候
一曲清歌灑脫一生
青春,我們就應該張揚
你不努力,沒有人替你勇敢
羡慕一條河
擁有這樣一位朋友
淡淡的落寞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