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一場淋漓的雨

我在這兒,將自己站成一棵冬天的樹,記錄過往的風向。向南,向北,向著未知延伸。枯了枝椏,葬了血脈。一場大雪,下在夢裏。生命的春天經過愛情截流的罅隙,窺見別離的笙蕭悄悄張開孤獨的白羽,默默行來。

渴望一場淋漓的雨,沖刷盡影子裏暗黑的血液。我抱著一朵雲虛偽的溫暖,像抱著你棉質的舊衣裳睜著雙眸睡在昨日的溫香軟語。

你是一陣吹過我青春的風,拂動滿枝的婆娑而後絕塵。從春天到冬天,旋轉著憂傷迤邐的裙裾試圖找尋飄渺的真實,真實的快樂,真實的你。終是匿語。在冷風呼嘯的冬天,在千樹萬樹的枯枝裏,我日已不再天真的衣袂,被你無邪的笑顏漸次剝落,寡歡成一棵站在冬天的樹。滿身憂鬱。

大漠的飛沙一點一點掩埋紅塵。我站在那兒,向著一方水湄煙雨決別地遙望,心路過江南小鎮那角青瓦簷下。多想掬滿滿一窗滳淚的紅燭光於藏香的袂口,只怕一路風塵一路遺落。偷偷牽一泓綠紗窗後閃爍的眸光入懷,淚卻鑄劍,斬卻不舍。自青石板間葳蕤的青草走來,任露水打濕繡花鞋底輕踩出的憂傷。守候巷弄的青磚牆斑駁成記憶裏孤絕一片灰白。灰白的影像,有著陳舊的芳香,一束蒼老的陽光從格窗射進來,浮塵蕩漾。昔日,在一顆樹的心裏只剩這一片光影。我站在那兒,用一場輪回的時間遺忘。滴入心底的淚,是盛放在血液的蔓珠莎華,孤絕的彼岸花。多年後,我的身體會否風化為沙砂下一枚流淌故事的標本?

一個風塵獵獵的行者,從漠北的天際,似一只寒鴉的黑點,伴著孤鶩的翅膀扇落的灰塵遠遠行近。佇立,凝視,目光穿透光年的風聲;我躺在萬丈紅塵之外的沙裏,聽見他滄桑的呼吸。凜冽的目光掠過寰宇的荒茫,而後輕輕地,輕輕地落入足下的沙砂。是這裏了,是這裏。他蹲下曾經偉岸的身軀,眉骨斂盡蒼涼……想要淘盡風沙找尋一顆失落太久的靈魂麼。

太久遠的故事,被我鎖入年輪,同我的身體融化成石。你再也聽不到了,再也聽不到一個穿透時空的聲音說:曾經的曾經,我是一棵冬天的樹,我在想你。

我是一棵冬天的樹。我在等你。


深秋之際
我知道這些都不是錯覺
你已離我們而去
人生所求,情歸所有
如果有人仍舊堅持
果たしてどうか
理論としては
人の無意識状態の中には
他人事ではない
それじゃあ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