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菜園子

有好幾年沒有回過農村了,就是回去也不一定能見上菜園子。可昨天下午去鳳凰谷風景區尋涼時,卻發現了一處綠油油的菜園子。
那個菜園子,處在鳳凰谷風景區靠西的農家樂崖下,園裡正有一位老頭子回畦澆園。從東到西,有辣椒、茄子、黃瓜、西紅柿、豆角、大蔥等依次排列,畦埝上還種有不少玉谷。辣椒長得精神、鮮美,又尖又小;茄子結得園溜溜,沉甸甸,紫中帶亮;黃瓜畦裡滿是黃花,花間鑽出許多又長又細的瓜兒;西紅柿又大又圓、半紅半綠、密密麻麻、油光閃亮;整個菜園,給人一種鮮嫩,清香、甜絲絲、沉甸甸的感覺,實在是美不可言。
站在鳳凰谷上的崖上,心卻回到了家鄉——小張塢村。那是初級社時,隊隊都有菜園。我們二隊菜園在長畛地,種菜人是馬根娃,一個人種了十幾畝菜。一次,我從工作崗位回到家裡,愛人讓我去菜地買菜。我去了,發現有個新品種,叫西紅柿,我沒見過,更沒吃過,便搶先摘了幾斤想嚐鮮。但等到種菜掌櫃過好秤,要收菜票時,我傻眼了,說:“忘帶菜票了(那時隊裡不收錢,要隊裡發的菜票),我得回家去取!”根娃說:“按規定,沒有菜票是不能拿菜的。你是教員,我信你,你把菜先拿回去,回頭再把菜票送來。”我說:“那就得謝謝你了。”誰知,回到家裡一忙乎,就把送菜票的事忘到九霄雲外去了,直到第二天馬根娃到家裡來取菜票時,我才知道“壞了”,連忙解釋和道歉,根娃也不好意思地說:“不要見怪,這是規定,也是手續,對集體的事馬虎不得!”現在回想起來,我還覺得臉紅呢!對馬根娃的正當行為,特別是他對集體的忠誠和公私分明的品質,我自愧不如,至今難忘!
還有一次,那是我擔任公社黨委書記以後。公社有個副主任爸爸仙逝了,惡耗傳來,我讓通訊員到我蹲點的王範七隊菜園裡給他裝了一麻袋菜。那位副主任千恩萬謝,我也忘了給隊裡菜園錢。後來,我被上級領導錯誤地打成了“鄧小平爪牙”、“四人幫爪牙”,這件事才被抖了出來,我這才醒悟過來,認識到,事情不在大小,要害是要看性質。拿集體財物送人是不爭的事實,事實已構成貪腐行為。於是,我補交了菜的費用。
“現在還在西姚嗎?”
“不在了!”
突然的問話打斷了我的思緒。我又回到了鳳凰谷上。
鳳凰谷上的小菜園實在是太美了!茂盛鮮嫩的蔬菜把田地遮得嚴嚴實實,西紅柿結得疙裡疙瘩,辣椒長得又小又尖,黃瓜葉子青翠欲滴,餘陽的光輝下紫色的園茄光彩奪目……山風徐徐吹來,成群的小蜜蜂,哼著嗡嗡的叫聲;一雙雙蝴蝶在甜甜的小菜花上翩翩起舞……一幅幅無公害蔬菜流動的彩畫,編織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我們農家樂不從外面買菜,用的全是自己種的,山里刨的,溝裡飛的,不土不野不要錢,現摘現做現賣現吃。”站在一旁的農家樂服務員說。
“這,我信;看了你們的小菜園,我更信。因為去年我就在這裡吃過一頓飯,記得是八大盤吧,一盤土豆絲,一盤炒馬齒,一盤掃帚苗,一盤炒木耳,一盤燉土雞,一盤土雞蛋……盤盤散發著'野味'和'土味',中間,還端上來幾盤嫩玉米穗和祘蘸煎餅,越吃越有味。” 彼女の季節 忘れない 幼稚的心靈 閑坐庭院笑看花開花落 春有百花夏有涼風 紅塵客棧 嫋嫋娉婷 繾綣情深 彼岸花開 漫夜靜思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