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般的生活

生活如走馬觀花,如演出一場戲。有一種東西來了又來,來了又去,是沈默、是喧嘩、是我看不見的清晰,我踏著歲月的紋路走走停停,陌生的主人和熟悉的過客,我背影中多餘的記憶,沉倫的時光,寂寞駐紮在繁華的街頭守候虛脫的身軀。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開始害怕歲月的流逝,害怕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被某些人遺忘,我眷念那段活在昨天的感情,我珍惜現下那些偶爾出現的問候,我知道有些事你也會和我一樣時常想起,但那是一段被我放逐的希望,我沒有勇氣再去爭取某些東西,也許以後的日子我還會在昨天與明天之間來回走動,也許會有更多的東西會被時光掩沒,但思念也是一種福祉,至始至終。
一支筆,一本稿紙,有些時候生命會暗淡到難以掩蓋一滴墨汁的痕跡,就像我不知道這一刻我走的是一條什麼樣的路,也不知道現下什麼與我有關,什麼與我無關,我把理想抓的太緊,把生命看得太崇高,把疲憊看得太無所謂。似乎我們真的無法去權衡成功與失敗,然而我依然在盡自己的全力去攀登,我不知道上面到底有什麼,卻又沒有勇氣停止,我不稀罕別人的喝采,卻在乎別人的看法,就在這種無厘頭的遊戲中,我不敢再靜下心來去思考生命真正的意義,不敢再去思考快樂中有幾份真實笑容中有幾份偽飾。
窗外是無邊的黑暗,似乎關上燈這個世界就會消失,又似乎光明正躲在某個角落窺視著天空。我感覺到一絲寒意,但我不確定那是不是天空給我的,因為我知道︰我愛天空,包括天空的寒冷與陽光,包括天空的雪花與雲朵。他們永遠不會棄我而去,至始至終。
而你,是否能夠同樣做到?人生若只如初見。
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而我今生百倍的思念又能換來什麼?我對那麼多的等待都不屑一顧,偏偏鐘情於你,而我卻又微笑著說︰希望你和她過的福祉。有些時候我比自己想像的還要灑脫,然而終究那不是愛情。下輩子,如果下輩子你還記得我,如果我還能叫出你的名字,那就讓我們不離不棄好不好?
貪婪,也許是因為思念過於寂寞,也許是因為我們腳下的路太窄。如果我不找你,就當我們是情深緣淺,如果我找不到你,就當世界已經停止了呼吸招牌設計
滿天的星星,你是否能從那裡看到我尋覓你的目光,就在那裡,那裡有我的第三個眼睛,依然那麼漂亮,你看到了沒有?
如果有一天我手中的筆再也寫不出字那我會用最後一點力量把剩下的紙埋葬。
文學的味道依然熟悉,現下。茉莉花開了,那麼鮮豔,無人覓芳,對比起,我鐘情的是百合。繁華與落寞,荒涼的愛情。好想把自己藏在陽光裡,那樣你的世界就會到處都是我的影子。混亂,不是思想忘記了真正要寫的東西,而是在孤獨面前高傲已經失去了理性。抽完這支煙,我就去找一點月光祭拜剛剛死去的太陽。
一個人,一扇門,一個黑色的天空。能不讓讓我就這樣安靜的沉淪?過去的過去,將來的將來,我的倔強是一縷永恆的黑色。永遠不會被時光浸染成泛黃的記憶Bridgestone
繁華與落寞,戲劇般的生活,誰偷走了我的劇本?請不要再留意我的存在,因為我已經決定要用全部的力量捍衛我的堡壘,用全部的熱情愛護我的子民,那裡沒有你的身影。
那些在眼前不停跳躍的文字,依然那麼可愛,那麼煽情。
我好像累了,天真的黑了,我聞到了異地孤影的呻吟,那冰涼的味道。我想好好地睡一覺,什麼都不去想,然而有一種東西來了又來,來了又去,是沈默,是喧嘩,是我看不見的清晰。
青春捧一滴眼淚,紀念遺失的花紅柳綠,微笑注定會在某個時刻,被世界排擠,爾後,再找一個間隙生存,我蒼白的心已無力再去演繹,轟轟烈烈的旅途,找一方乾淨的泥土,把過去的驕傲與委屈埋在一起。
也許時光會讓它變成一朵小花,在某個時刻裡,滿足我的另一種虛榮印刷服務
對,那是刻在天空中的語言,那是長在一朵花瓣上的,斷斷續續的足跡,那是我掌控不了的繁華與落寞。

環保應喚起共同體意識

一個大型企業的擴建項目,因為一群“無名草根”的反對而下馬撤回,這在嘉興的環保、工業史上恐怕都是破天荒的稀罕事,因而極具里程碑意義。

這一“成果”的取得,首先應歸功於廣大草根網友。沒有“石頭紫溪”的爆料,擴建項目可能至今不為外人所知;沒有“月亮媽媽2011”們的圍觀、反對、報名聽證,項目說不定就會順利通過公示燒烤用品,進入審批環節;沒有網友“炮轟式”的“艾特”環保局長的微博,這起事件或許未必能夠迅速引起市政高層關注,從而最終下馬。這一切,實證地表明廣大網友權利意識的增長以及嘉興“參與型公民”群體的壯大,沒有這些“條件”準備,很難想像這起關係城北“藍天白雲”的公共事件能取得如此圓滿的結果。

但也應該看到,官方對於民意的積極回應、良性互動在其中所發揮的建設性作用。事發次日,環保局長章劍即通過微博回應稱,環保的原則是必須尊重多數居民的意見,絕不在環境狀況不佳的區域在審批擴大產能的項目,我們將信守承諾,接受市民監督。而原市長楊榮華更是親自上陣,致電禾欣實業有關負責人進行溝通。試想,若是官方不給力,面對質疑沒有回應,民意可能永遠停留於“報上發發、網上罵罵”狀態,無法取得實質進展,空留下一紙新聞、滿肚怨氣。

當然,禾欣實業主動“剎車”,撤回擴建項目的做法同樣值得稱道。這樣做儘管使企業“蒙受”了一些經濟損失,卻換回了“承擔社會責任”的好口碑,也可算是得失相抵。事實上,正是在權力與資本的一次次退讓過程中,公民社會才得以艱難前行。換句話說,沒有利益各方的相互博弈,權利主體的彼此妥協,就無法保障最大多數人的基本權利,也就無從實現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大化。同時,擴建項目的下馬,也標誌著以往那種為了經濟指標不惜破壞城市環境、犧牲群眾健康的“GDP主義”正在成為過去時。

更重要的是,這種在公共事件上允許各方參與、互動、共建的做法有助於形成“共同體意識”,從而彌合社會階層間日漸擴大的“信任感裂痕”。只是,目前公眾的“共同體意識”還處於萌牙狀態澳洲留學
,能誘發起這種意識的事件還屬個例,而要想使“共同體意識”真正成為公眾的“共同意識”,就必須仰賴制度的保障。一句話,沒有製度化的公眾參與,就不可能產生常態化的“共同體意識”,也就無法彌合擴大化的“信任感裂痕”。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