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匆匆流去不複返

時光匆匆流去不複返,月光傾城,茶香彌漫。
讀《傾城記》的時候,我又想起你的臉。
十年前校園的林蔭道,鶯聲未老,青杏猶小,那蹁躚的雙影,還被風環繞。你拉起我的手,飛快的奔跑。梔子花紛紛擾擾,我們相依在一起。我看見你的臉,有一種溫柔,在眼波中流轉。
我記得那夜的月光,白白的,被柳枝搖曳。像是青春寫下的詩行,長短不一。我們坐在草地上,低低地說著心中的祕密。你說我的心婉約,有很多的話,都是欲言又止。我納言,卻將你的手反握。月光照下來,我的發拂過你的臉,我突然感到唇上的一陣熱,那是一種濕潤的芳香在徘徊。像是醇美的青春,又像是甜美的月光,那一瞬而過的震撼。
如今,我又走過那片月光下的小樹林。那林中照過你,也照過我的月光,還和當年一樣,清清白白的,在無言著沈默。偶爾的風吹過,柳枝婆娑,好像你在悄悄的對我說什麼。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那個夜晚就已經變得越來越遙遠,最後,竟然模糊了輪廓。那低首斂眉徐徐退去的是無聲的歌無字的詩。
如果能夠還能再回到從前,我還是願意被你牽著手,走過青青草地,走過青石板路的雨巷,走過胭脂花點綴的幫岸,滿目的青碧,還有裊起的雲煙,如夢若幻。我們不說話,我們只默默的凝視,讓心中的思念,化作流水潺潺,任由千條萬條,星羅棋布,經年累月的糾纏。
青春一去不複返,多少往事成雲煙。那些黑白的照片,還在偷偷地訴說著當年。時光冉冉,心緒留白。我不知道,在青春的路口,還會不會有少年的你,在等我。奔赴一場,月光的盛宴。
然時光如流水,一去不返。落花風裡,只剩下幾首佚名的詩和一抹淡淡的斜陽,還和當初一樣,在不停地回環。彷彿,還是我們的初相遇……

訴說那年一段未了情

徐徐的晚風輕輕吹過,散了手心裡的溫暖,合著傍晚落下的是夕陽和我的心情,伴著夜色的朦朧低呤的是蟲鳴和我的寂寞,我以為,戒掉你,我會快樂,可使我成癮的不是你,而是寂寞。

誰,蒼白了我的等待,誰,諷刺了我的執著,往事如煙,往事並不如煙。

融進流水般的年華輕撫妖妖過去,思緒蔓延,重溫那一年我們的甜蜜回憶,愛點燃整個寂寞的蒼穹,心再次把往昔的某些事,某些人,眷戀成一片,曾揣摩時間把往事都抹去,可歷經幾載風雨卻如故,往事瘋長肆意的在腦海定格,根深蒂固,如初,親吻斷盡愁腸的往事

那些無法定格的記憶,又要如何取捨,尋一杯冷水,來解救乾渴的喉嚨,寫一些憂傷的文字,記錄一些瑣碎的生活,十指相握給自己取暖,只能維持瞬間,

我孤獨的廝守奢求記憶深處浮現的零澀的畫面,拾起,拼湊著碎碎成片失落。時間流逝著無意的輕抹去我給你僅存的溫馨,現實太過用心經營著,本是無意的把回憶消磨,終成模糊的輪廓。

當風沙吹迷了眼睛,當雨水澆滅了熱情,你我能否回到曾經,續寫那段傷了的情。

那些為你寫的日記一篇又一篇,滑落的眼淚早已浸濕那紙頁。隨風飄遠塵封在有你回憶的終點,甦醒,夢境輕輕釋散,問一句今夕是何年,能否回到從前?

每當夜深人靜之時,我都會倍感寂寞倍感心酸,寂寞的人心易殤,總是看到別人雙雙對對街頭的那對情侶他們簡單的擁抱簡單的牽手,我的眼淚突然蔓延。

你曾從我的青春里走過,留下了惹人喜愛笑靨,你曾在我的花季中停留,溫暖了我的想念,你卻又從我的雨季裡消失,氾濫了我的眼淚

提筆思緒,握筆離愁,下筆寫憂鬱,停筆滿淚痕,思念一紙訴說那年一段未了情。

烈陽刺痛了眼球

烈陽刺痛了眼球。去年的花被換掉了,載上了大片的月季,紅的、粉的、黃的。又到夏天了,去年的我們還在羨慕那些高三的畢業生,而如今我們也有了畢業証。有時會莫名的嘆息,嘆息什麼,我不知道。又到夏天了,去年的我還在籃球場邊看他認真的打球,看他傻笑,偶爾哼著歌,背著手很拽地走在操場邊,也會靜靜地坐在台階上,不知在想什麼。又到夏天了,去年的六月,他離開了這裡,然後就再也沒回來過,不知他去了那裡,過的怎樣。又到了夏天,去年的夏天,我傷了很久很久......
還是時間善良,默默地沖走了一切,把回憶中的傷掩埋,把淚水裡的愁風干。所以有時想想,原來生活也不過如此,傷了痛,痛了傷,總在選擇中度過,亦或美麗,亦或平淡,無論如何,不能有抱怨。過去的路太長,時而的山丘是驚奇的風景。過去的天很多,時而的雲朵是最美的花。過去的一切都太匆忙,偶爾的停靠,也讓心裡充滿溫馨。終於忘記了季節的不停轉動,即使又到了夏,陽光又如此耀眼,鮮花又如此燦爛。離開的人又那麼多,我們該笑的笑,該鬧的鬧,似乎忘記了離別的憂傷。因為我們都是假裝堅強的孩子,我們只是想讓別人看到我們驕傲的一面。我們不怕離別,反倒離別是怕了我們才會顯得如此沉重。
夏天還是來了,抬頭看,那陽光灼傷了眼睛,不得不流下了眼淚,其實我們還是一樣很堅強。

母親,是善良的繼承!

母親,是善良的繼承!善良的起初來源於我的母親,身內流淌著沸騰的血和柔軟的細胞證明母親河的偉大﹗多少的日夜因懷著善良的心在受著來自各種條件環境下的痛苦,悲傷,喜悅,開懷的生活﹗善良讓我嘗盡五味生活,但體內的血讓我沒有放棄生活中的悲傷和痛苦,相反讓我總記住了開心和喜悅﹗於是痛苦悲傷總讓我堅持,開心和喜悅總讓我充滿了力量,其實還有溫暖是我生命中的勇氣﹗回味就這樣總是甜甜中一笑,記憶中都是美好的畫面,所以到現下我的心一直處於沈澱過程到完全心靈淨化的演變﹗痛苦和悲傷一直是我沈澱的人生藥材,隨苦口但有治百病療效,吃虧是福我的口頭禪﹗喜悅和開懷一直是我心靈的人生藥方,雖短暫但我總記憶猶心,把什麼都往好的地方想是我的人生態度﹗歲月如歌,歌中有喜有悲,悲也好喜也好都是我們生命之中演示的美好旋律﹗不要拒絕痛苦,不要怕悲傷,它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寫照就像生命歌曲中的譜詞﹗歲月如歌,譜詞總是在無聲下用心來描寫人生的色彩﹗留住喜悅,記住美好,它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景色就像生命歌曲中的音符﹗歲月如歌,譜曲總是在突然之中發覺到的靈感,那一刻無比暢懷和喜悅﹗
感謝善良的人們譜寫了生命之中一首首蕩氣回腸的凱歌滋潤著每一個人的心靈﹗
後續︰
以為溫暖是善良最大的源泉,譜寫歲月中善良燃燒起了一顆火熱的心焚燒著自己﹗歲月不段流逝中,隨著流逝的歲月燃燒到了沙漠我絕境了,此時的堅持和力量毫無氣息﹗就此我倒在了沙漠看到的是身在荒蕪沙漠絕境下自己的殘體,我留下了淚﹗善良讓自己一直堅持,不怕一切的力量讓自己不知不覺來到了熱情沙漠﹗這裡到處都是溫暖的高溫,善良火熱的心燒傷著自己,我需要水﹗水在那裡?無數滴淚進了心裡,小時候母親是一個人是用眼淚帶大的我﹗
突然模糊了雙眼,我看到了親人遠遠向我招手﹗我把眼淚流進心裡有一股源泉慢慢感覺在聚集,就這樣我走出了沙漠﹗真善良來源心靈的無限剔透,用眼淚來灌溉讓它來成長﹗最後直達大自然中融為一體的心境,於後靜靜的,美好的生活﹗
心中慢慢生長出不急不燥,不卑不亢,就如靜靜的來,靜靜的走,一切順其自然﹗

一輩子,好朋友

有點小小的想念,雖然昨日我們才分別。和你在一起總是很開心,和你在一起我總是露出我的本性,凶悍,大嗓門,愛撒嬌。強勢,愛使壞。耍無賴。會在你的面前暴露很多很多的缺點。好像是真真正正的沒形象。你總是把我當小孩子,抱著我在懷裡的時候像抱小孩子。讓我的時候像讓小孩子,以前管我的時候更像管小孩……

你說你是皇帝,我說我是皇太后。哈哈,其實雖然你比我大了9個月,但是我還是想當你娘。結果呢,我還是成了你女兒、總是好野蠻,問你喜歡不喜歡許嵩,你第一個反應是:不喜歡。結果就在我的威逼利誘下變成了喜歡。你就小小嘀咕了句我胖什麼的,結果你的脖子差點就被我的手給摧毀了、結果就變成了,恩,對不起,說錯了,不胖、大嗓門,咋說呢,其實我一般情況下不會的,不過大概有的時候太激動了,肯定是你惹到我了,哈哈。

上次我們走遍了縣城,繞了一大圈,然後餓極了的你買了包子,我們一起吃。記得那句話麼?我說:肉包子打你,有去無回。 (因為你屬狗)你很白痴的接一句:菜包子打林霞,有去無回。呵呵呵呵。記得那條泥濘的小路,我長得那麼大,也沒走過那麼爛的路,你拽著我的手,讓我踩你的腳印走,那條路那麼長,我好幾次都差點摔跤,你總是很及時的扶住我。然後到終點的時候,看著滿頭大汗的彼此,笑得好開心,到底還是到終點了,不是麼?雖然後來你還是讓我摔了一跤,但是,姐姐我大人不計小人過,嘿嘿,不和你計較。

其實我覺得你這人也是有點神經的,下大雨,其實我這人懶得要死,你還是一把傘一拿就讓我放下我的寶貝電腦和你雨中漫步去,看起來那麼浪漫的事情,在我們身上就變得很冒險。然後你這人又特壞,明明知道我膽小,還拿河裡的漂浮物嚇我。想起上次的剁屍拋河案,然後你看著我毛骨悚然的樣子,笑的那麼鬼。

前些天狀態特別不好。你什麼都不知道,還總說什麼:你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每次在班上看到你笑哈哈的樣子,我都特想掐死你。

每天在班上都可以看到你,有的時候你的小動作盡收我眼底。哇咔咔。 english考了個38。我在哇咔咔。恩恩我承認,我對你確實挺關心的,因為你有讓我關心在乎的資本。但是,有的時候又會搞得好像有點生疏。肯定又是我哪根神經撘錯了。說你是個好孩子吧,有的時候還和朱芸,樂芳,小頂嘴。有的時候又像個掏蛋鬼,偶爾和其他男生一起起哄,笑的特沒心沒肺,沒良心、說你是壞孩子吧,好像又比我懂事,知道我去網吧上網,老敲我頭訓我一頓。

天枰座的你追求完美。想起上次理髮,你就是個麻煩精。這也修,那也修。靠,不過我小小的得瑟下,你這次髮型還是好戳。哇咔咔。

之前呢,我們彼此都搞不太清楚彼此的關係,鬧了挺多的笑話,現在呢,我們是好朋友,真真正正的好朋友,可惜啦。咱們的緋聞在班上還是沒完沒了的。有的時候,我也懷疑我自己那麼依賴你,不會是真喜歡你了吧,但是每次看到在你面前我那麼沒形象,我發現我能夠不躲不閃的直視你的眼睛。對你也不是特別特別的有佔有欲,我就知道是我多想了。對於感情,我不想說太多,有些東西,還是保持本來的樣子就是最美的結果。若干年後等我有男朋友了,不知道還能不能那麼肆無忌彈的對你。呵呵~

你總是說要揍我什麼的,結果還是被我欺負了一頓,哇咔咔、上次逛程震的留言板,看到小人給他留的言,忽然有點恍然大悟,小人和他說什麼:我想你了。什麼的柔情的話,天冷穿衣服什麼的、我忽然發現我現在能理解了,原來這就是男女的友情,或許哪天我神經上來了,我也告訴你我想你了,不過大概近期不太可能吧,畢竟嘛,同班,天天都可以見面。我想你個頭啊。 ~

談起未來的時候,我說你結婚了,我包五百,然後我結婚的時候你要雙倍返還。哈哈,這是承諾啊,我會記到的,你說將來我男朋友欺負我的話,你要過來揍他一頓的,記到啊。然後我就是說我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你逃不掉了。恩,一輩子,好朋友。謝謝上天讓我遇見你。

兩棵修竹

竟有點愛屋及烏的味道。你說你最推崇唐宋八大家的蘇軾。因為他的曠達與豪放,讓你的崇拜有些一塌糊塗。東坡居士的一句:寧為食無肉,不可居無竹。你瘋狂地愛上了竹子。

你說竹桿的纖直昭示了竹的正直。

你說竹莖的中空意蘊了竹的謙虛。

你說竹葉的蔥鬱代表了竹的清靜。

你說霜中的竹子依舊如昨透露著竹子不屈淫威。

你說雪下的竹子垂葉頷首標誌著竹子敬畏聖潔。

去震雷山腳下的竹林采風成了你假日里的主題。

杜河兩岸,竹子放肆地瘋長、蔓延。筆直筆直的莖桿,密密匝匝的枝葉,讓綠色從地皮一直渲染到天際。好一個曲徑通幽!你把自己掩埋在綠海深處,坐在竹根旁的小石凳上,你頗有大詩人的風範,幽篁長吟:“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

鳥兒也承受不了你的這種酸氣,吱棱一聲從竹枝斜穿向天空,慌亂中撞得竹葉蕭蕭落下。你自嘲一笑:“哈哈,是鳥兒也不懂情!”

為了表示自己對愛的熱度,你橫笛於唇。吻,愛情中最溫柔最熱烈最誠摯最直接的表白。笛,一根竹子做成的樂器。青春的幻覺在略顯深沉的旋律中似潺潺流水般隨著杜河汩汩地流走。

因為愛情,我從你的眼神中讀到了孤獨,一個愛竹的孤獨。

因為愛你,我也愛上了竹子。

於是,我決定種竹,為你種竹。

取一段竹根,埋進土壤。不用擔心大地的貧瘠。即使是一片未曾開墾的荒蕪之地,抑或堅如磐石的岩層。

胸有成竹,鄭燮用經驗告訴我們,若畫之、詩之,當愛之、熟之。板橋愛竹,也就有了竹子一樣的性格。 “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南西北風。”我堅信竹子的力量,愛的力量。

竹根的竹節處,嫩芽開始萌動,並在愛的催生下迅速成長。終於在春天的某一個夜晚奮力掀開來自外界的一切阻力,破土。

春筍在我的臂彎裡開始強壯起來,拔節,長高,豐滿地伸出枝葉來,通體的綠色竟如當初的你一襲翡翠的裙,在風中羞澀地舞動。

“哎,玉竹可愛,可惜無花!”你自信的姣容裡硬生生地擠出一絲憂鬱。在愛情的路上,女子總會狡猾地設防考驗。

“竹子是用根締結生命的,無花才說明竹與竹之間無期限!”其實你追求的不就是這沒花期限制的愛情麼?

若愛情如竹般堅定,你我如兩棵修竹,我們當真可以造就一方杜河竹海。

心中的小城

那是上世紀60年代的小城,簡單、淳樸、安靜。如今的小城早已被日益發展的現代化所取代,高樓大廈,車水馬龍,經濟繁榮,但我心中的小城依然存在,那裡的人,那裡的事,那裡的風土人情……

小城是一個縣城,按當時的行政區劃,小城分東關、西關、南關、北關。小城不大,但也具備城的特徵,機關、學校、碼頭、商店······新潮的女人們也會燙髮、穿花裙子、穿皮鞋。我們女孩子則是誰的兩條辮子長得最長誰最美,特別是辮梢再上紮上兩條彩綢,走起路來擺來擺去,像兩隻蝴蝶翩翩起舞,那就更美了。

當時我父母都在城里工作,父親在在縣政府機關,母親在一家工廠。工廠在東關,東關離城里大約有一公里路。為便於母親上班,我們一家住在離工廠不遠的一家民房中,兩間南屋,門前還有一個4、5個台階的月台,房東是一對老年夫婦,他們住在北屋。兩間房子每月的租金只有三元錢。冬天屋子裡很冷,生一個燒渣滓的爐子,渣滓就是用土和煤加水和在一起的一種泥巴狀的燃料。我們和房東家的關係處的很好,他們的幾個兒子都在外地工作,老兩口閒不住,託我父親在城里辦了個營業執照,賣起了“油粉”,當地的一種小吃,用油熗鍋,再放上粉條等原料做成的一種咸粥。他們每天起的很早,天不亮就推​​著小車進城,8、9點鐘一大桶粥就賣完了。記得我每天都有一碗粥喝。那時候生活條件很差,能喝到一碗油粉,吃到一根油條也算是很奢侈了。

我們雖然住在東關,但是家里為了讓我上全縣最好的學校,送我到城裡上學,城裡的學校叫城關小學,是全縣的寶塔學校,縣直機關的孩子一般都在這所小學。上學每天來回要跑十幾里路,不管刮風下雨家長從不接送,不止是我,所有的孩子都是這樣,上學自己去,放學自己回。不過那時的城裡很少看到汽車,騎自行車的人也不多,孩子們走在路上家長是放心的。後來我們同住在東關的同學自發地組織了一個東關隊,高年級的照顧低年級的,大家互相幫助。每當學校放假組織活動,老師就讓我們以東關隊為單位選出隊長。隊長很負責任,帶領我們學雷鋒做好事,到各單位掃院子,還帶領我們勤工儉學,到處撿玻璃瓶子和碎玻璃片然後賣到收購站,所得錢交給班級統一管理使用。當然我們也調皮搗蛋,記得有一次隊長帶領我們到池塘里挖泥鰍,我們挽起褲腿,捲起袖子,脫下鞋子到泥裡用兩隻手挖起來。泥鰍還沒挖到,被螞蝗叮上了。這種蟲子不但咬人而且吸血,它一旦叮上人就會使勁的往皮膚裡鑽。一次我發現自己的腿上叮著一隻螞蝗,嚇得哇哇大叫,還是男生有辦法,拿起鞋底衝螞蝗叮咬的周圍使勁地拍,拍了幾下,螞蝗自動脫落了。後來大人們告訴我們抹煙油和清涼油會防止螞蝗叮咬。以後再挖泥鰍,我們就在腿上抹上清涼油,螞蝗聞到清涼油的味就不敢靠近了。那年的暑假我們去挖了很多次泥鰍,也挖了很多條泥鰍。

每天上學,我都要路過小城一條街。記得這條街上有一家“國營紅旗飯店”,一家“國營百貨公司”,一家“國營新華書店”。當時也有個體經營,有鑲牙診所、自行車修理鋪、理髮店、照相館。我的一個同學的父母就是開照相館的,當時他們家的經濟條件比在機關和工廠上班的家庭好得多。那時候學校有活動,老師要求我們統一著裝,白色上衣和藍色褲子,有的同學沒有,而她總是有多餘的借給同學。我們好不羨慕。

城裡的居民一般家裡都有門臉房,門前擺攤做小生意,有賣瓜子的、賣麻花的、賣西瓜的。那時候賣西瓜的可不像現在一車一車的賣,都是把一個西瓜切成多塊,擺在桌子上,5分錢一塊,賣主拿著一把芭蕉葉扇子不停地搧著,買主一般一次買一塊。

城裡有一個露天的劇場,晚上有時候放電影,有時候演戲,電影票5分錢一張,戲票一毛錢一張。只要有5分錢肯定會去看電影,《雞毛信》這場電影至少看了十遍。有時候5分錢也沒有,就和小伙伴們在劇場門前玩耍,等電影快結尾時大門提前幾分鐘打開,大門一開我們立刻蜂擁而進,結果是你擠進去了會計,電影也快結束了。每當劇場演戲,一般是我父親帶我去,演什麼戲,當時我還看不懂,但知道是京劇。看京劇我最喜歡看花旦,喜歡花旦頭上戴滿花的樣子,每次看完戲,回家我也找一些花啊綢啊什麼的戴在自己頭上模仿著比劃著。我最不愛看花臉,花臉一出場,就嚇的捂上眼睛,害怕他從台上跳下來。至今我很喜歡京劇,經常到KTV去唱幾段,想想可能是受小時候的影響。

整個小城就一盞路燈,晚上街上幾乎看不到人,只有賣燒雞的敲打的梆子聲和吆喝聲把寂靜的小城夜晚渲染的既生動又神秘。時光就這樣靜靜地流淌著,小城的人們就這樣恬靜的生活著。

突然有一天,小城的街上貼滿了大字報,到處是遊行的隊伍,到處是喊口號的人們,大家都戴起了紅袖標,袖標上有的寫著“紅衛兵”,有的寫著“先鋒隊”。我們還沒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學校也停課了,高年級的同學開始串聯,後來批鬥校長,還以班級為單位批鬥班主任。一天我們班裡的一個女同學,一邊哭著,一邊寫著什麼,她是縣委書記的女兒,原來她爸爸被劃成“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被批鬥,她在寫與她爸爸劃清界限的決心書。縣長的孩子,縣委書記的孩子一夜之間變成了“狗崽子”。那段歲月簡直不堪回首。我的小學從一年級一直讀到8年級(應該是6年級畢業,但中學不招生)。

60年代末,母親帶領我和弟弟們離開了那個小城回了老家,因為我母親不再在工廠上班了,我們也就不能在城裡吃閒飯了。文化革命後給母親落實政策,辦理了退休開鎖佬
,我也有機會再次進城學習和工作。

光陰荏苒,近半個世紀過去了,小城的昨天已經很遙遠,小城的今天早已變了模樣。剪一段時光緩緩流淌,流進了月色中微微蕩漾……曾經的小城,心中的小城,就讓她在月色中隨風蕩漾吧。

夢落成殤

別來夢斷,雨灑江南,回眸深處,唯殤殘滿地。

花非花,霧亦非霧,只是人間夢一場,華年不再,光陰荏苒,再回首,非昨日之景,多少等待幾多憂愁,化江南春夢一場。

窗外,雨纏成線,靜,只是無人語;花殘滿地,樹影斑駁,雨,滴落葉面,沙沙作響,煙雨深處,人影漸遠,是陌路擦肩,亦或未看清面孔,我只知我們素未相識,我只是在猜想路人是否如我,在夢裡在窗前在煙雨中,似我相思成線。

芊芊素手,淺淺笑容,未經意,已淪深伊人眼眸;鉛華浮年,點點星光,在歲月中搖搖相望,原來只是模糊的輪廓。漸漸相忘未在江湖,你我相逢一笑,你敷衍,我黯然,僅此卻已足夠;你問我為何等待,我說我在等待一個夢,一個承載千年的夢,若是前生的盟約,你遺忘我卻銘記,印刻於心。多少年前我踏馬而來,只為前世的約定,見人間荒蕪你已不再,踏馬而去,留下紅塵萬丈;只是今生·此時你依然未來,或者你來忘了帶回記憶,人是心非。若我等待,你是否會回來?

夢落,我抬首祈盼,前生五百年的回眸,只為今生相守;你說你的記憶裡,沒有我;你的世界,我從未出現;為何,我的心,裝滿你一世溫柔?

杜鵑泣血,滴落牡丹花瓣;黃鶯悲鳴,抖落枯樹黃葉,荒野淒涼:牡丹花落,黃葉飄零,紅塵荒蕪,我自繁華隱去,千年古寺,聲聲禪語,洗不淨,對你的眷戀,仗劍歸來,為何人間依舊?千年離夢,生生世世相逢,為何未攜手,是你遺忘,亦或我癡狂?是命?是運?

夜半再無人語,唯點點雨滴,打落心間,激起波瀾,生生不滅,浪湧襲來,我未抵擋,只盼你為我撫平,可你始終未再出現。我踏過千溝萬壑,不見一馬平川,荒野再無盡頭,只是我依然的執著依然癡狂,你說我為何強求,我說是我未曾放下,你的溫柔;未曾遺忘,你的笑靨;我還記得你淺淺的酒窩,曼妙的舞姿,傾國傾城的容顏。

江南,簫聲再起,笛聲再揚,卻為聽見你琵琶聲語,與我共唱江南曲。高山流水,撫琴獨坐,如何彈起,那千年絕唱?

紅塵煙雨,塵埃滾滾,千年夢,只是在上演一場人間悲情,你若不會歸來,我是否還再留戀?驛站斷橋,還殘留,你曾經灑落人間的溫柔,你不再憶起。

夢落成殤,煙花滅盡,人間散場,我踏馬歸隱,在你我初見的荒野,等待,你的歸來……

六月走寂寞的冷清

想你于朝阳初升的那抹微红,透过镂洞云隙的光亮我仿佛看到的是那羞红的脸庞,正带着含蓄的微笑故作镇静的走进我的视线,迎接我欣喜的痴狂。想你了,在傍晚落寞伤感的车窗内于人们归家的行色匆匆中,我读懂的是家的温暖与等待读不懂得却是不愿回家的烦躁与无奈,想啊,设想有你的家里该是何等的期待!

在午夜麻醉的游戏中瞪着疲惫的眼睛疯狂的虐杀着所谓的敌人,当对手一一倒下没有会心的笑,眼前浮现的却是那个让人揪心的分离场景,以及那不知厌倦的提醒:“夜深了,请不要痴迷于网络”真想那是你的关心与斥责,那样我会慌不跌关上电源开心睡去。。

在凌晨三点的醒来后,我强行的闭上眼睛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过去的曾经的失落的鲜活的模糊的清晰的都已化为挥手的潇洒与坚强。即使心中那火热的躁动会将自己迷失在永远的暗夜狂奔中也不愿你看到流泪的眼睛,不愿将离别渲染成转身后呐喊的冷清。

在六月温暖的风中,在梧桐花弥漫浓香的庭院,我于葡萄架下仰望苍穹,白云可是你的化身,蓝天可是你的底蕴真的想化为一缕清风随你飘荡云游,伴你生命中的每一程。

在风雨飘摇的六月,在一个人支伞体会两个人感觉的孤独中,那些飘落的嫩叶以及打落的花朵都有我分不清是雨是泪的迷蒙,都有回忆的无奈拍打现实的心不由衷。

在飞驰的车窗倒景中,那满目的苍翠连天的油菜花都会让我想入非非,真想将你我的剪影定格在那碧绿的麦田用你俏皮的笑脸妆扮我沉醉的凝望;真想与你牵手徜徉于看不到尽头的黄花中,不再像儿时那样奔跑,不再像相识时那样羞涩,你安然的等我将那朵小花系于你的发间,然后用深情注视我的深情。

在落寂失落与空洞的漫步中,那翩飞的小燕恋人相拥的身影都会把我深深的刺痛,我游弋于没有你的世界真的没有了灵性;真的心不再随场景而喜悦感动,每一天只是重复着日落日出的劳作,每一天只是蹉跎着无光的生命。我想用灰色的画笔为那失去的美丽画上忧郁的眼睛,却害怕会沾染了最初憧憬的纯净。

不希望你也为此心痛,只愿在没有喧嚣的回忆中能留给你一个洒脱与真诚;想你了,不希望你复制我的忧伤,只愿你每天都有春风拂面的笑容。

希望你能洞悉我的真诚,不愿在深夜里有你哀怨的凄冷,不愿在雨中看你孤独的身影,想你了,希望你幸福开心不愿你背负沉重的枷锁,六月走寂寞的冷清。

如果在这六月的风中能看到你灿若艳阳的笑靥,不论我身在天涯海角都回送你背后深情凝望的赤诚;想你了,如果在这六月的风中能有你朗朗的笑声,那么每一天的梦中都会有我送你的欣慰笑容。

一場暮春的雨

五月的流火,從我指尖靜靜滑落,遺失成春天裡最後一首歌。曲音婉轉悠楊,匯聚著無數的落花輕盈地翻過夜裡的微瀾,輕吟慢詠。從起初的春光燦爛到此際的無語纏綿,那一刻,有幾多黯然,幾多沉默。春天裡的小小波紋,載不動謝落時的縵妙婆娑。輕柔地離去,藏幾許羞澀,幾許憂鬱。於是我在黃昏的晚風裡懂得了什麼叫寂寞!

五月,正是桃花開了又謝的日子。細膩的顏色和香味,淡淡地不著些許痕跡。就在你最不經意的時節,爬上了你的眉梢,溢滿空氣中的香味兒,點燃了女孩們的相思,三五成群地聚在花下,惹人愛,讓人憐。五月就這樣不告別,不言語地悄悄走過我們的歲月,不讓你一眼望盡她的美,只是在你心頭灑下玲瓏的一面,讓暗香隨著你的手指隱隱浮動,深深淺淺愛過一回走遠。

在這個南方多雨的城市,五月用淅淅瀝瀝的雨點纏綿成無限溫柔地表白,彷彿霎時將獨處的心事扯得遙遠,香濃意蘊,情懷初現。就如此沉靦於你的柔光中吧,卻無法挽留你恍如隔世的容顏。在雨中,我靜默地告別你,五月,揮一揮手,我走過屬於你的世界。

隨著一聲聲的悶雷,天邊的烏雲越聚越厚,堆積如山般地垂直壓過來。忽然就下起瓢潑大雨,直往人身上無情而又猛烈地傾洩下來。眼看著就要到家了,偏遇上這無情風雨,被突如其來的侵襲,成了名乎其實的落湯雞狀。沒命似地左沖右突,但還是渾身濕透狼狽不堪。待好不容易路回住處,周身上下竟無一倖免,跟剛從水里爬出來一樣,慘不忍睹!

回首推開窗,簾外雨潺潺,春意瀾珊。春天真的漸行漸遠了,晚風伴著暮雨急切地敲擊著我的窗簷,春已暮,人還遠在江天外,屋外,天空仿似被撕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狂風裹挾著傾盆大雨倏覆而至,整個世界籠罩在一片灰暗迷濛的水霧裡。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最近南方多個省區遭受大旱,今年內物價指數又恐攀升。老百姓是屋漏偏遭連夜雨,又將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了。聽聞許多富人們正趕著資產移民,其中光是伸請去美國的簽證就比往年多出一倍。唉,愛國。誰比普通百姓更愛國了?許多人靠特權和壟​​斷在國內掙了大多數百姓們的血汗錢,而今輕輕鬆鬆地把錢帶到國外,財富轉移的同時還享受優厚待遇紐西蘭升學。苦了的,還是老百姓。房子買不起、食品吃不起,健康傷不起。現今社會,昧良心的錢有黑心商販敢賺,愛國的觀念只灌輸給普通老百姓,愚民、愚人。你若真的相信權貴和富人們會愛國,那隻怪你自己傻,吃的東西沒他們那樣補腦,所以你就是腦殘。還是認真想想多撈一點是一點,撈夠了咱也跟著出國享受去。這是真話,別不信,也別跟我爭,你自己轉過身看看你身邊的官二代、富二代,甚至三代,四代們,有多少不是已經出國就是正計劃著往國外跑的?這是真真正正的現實,容不得一廂情願地胡說八道的。

最近才知道閩南這邊的酸雨是百分百,會對人體皮膚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對房屋和車身也有腐蝕作用。前些日子東洋鬧地震,損毀核電站,核洩漏得厲害。不免擔心今天這雨會不會帶有核物質,想想這雨莫明其妙地淋得很不甘心。轉而又想,就算是對身體有傷害,然而自己又能怎麼樣呢?避得了、逃得掉嗎?沒來由的擔驚受怕反而憑添煩惱,苦了心志,累了自身,落得個杞人憂天,惶惶不安的下場。值嗎?不值又待如何,誰叫咱只是一介草民呢!於是拋開不去想它。

看看手機也被淋濕了,趕緊用毛巾擦拭乾淨。馬上給丫頭打電話,讓她小心避雨。又尋思晚餐該弄點什麼樣的菜款,本想問問丫頭想吃點什麼,可電話都放下了,等她回來再弄吧。望望窗外的雨沒開始時那樣狂亂,有些稀疏了,於是放心了許多。讓窗戶大大地打開,放風進來,一股清新略顯濕潤的味道撲面而來。雷聲還在天際隱隱地低吼著,用清水洗淨身子。沏上一杯淡淡的茉莉花茶,慢慢就了簷外的雨香,輕輕地啜上一口,抬眼望望天穹。瞬時陷入黃昏細細密密的重疊裡,找不到真切的自己。人靜如菊,心如止水般寧靜得讓人不忍窺視心扉,黃昏裡的昏黃光暈,陸離得萬分虛幻,似乎在人和天地之間游離,遠離了紅塵,遠離了紛亂!一道閃電刺破蒼穹燒烤,發出耀眼的光,天與地在一剎那飛掠過眼幕,形成一道炫白的光亮,使人凜然悚懼,敬畏上天。

所慶幸的是,此際我已身處家中,忖著燈光,隔著迴廊看天色空濛了,身體在燈影下被支剪得凌亂恍忽,突然就想悄悄地這樣老去,輕輕地不留一點痕跡!

而我確是太過奢求了,明天,就在今夜過後,我還得回歸現實,躲離不了的萬丈紅塵正滾滾而來。 “勞心靈、役聲氣,連朝接夕,不自知其苦”了。想想明天,還有許多事要做,還有好多準備工作要趕,許多人要見,許多話要說……

一場暮春的雨,一份黃昏時的際遇,一段窗下無端的幽思。那天、那雨、那風、那人,漸寂無聲。

在外流連的日子

陰雨瀰漫,淺淺的濃霧模糊了整個城市。

在陰雨連接的日子裡,我們一點一點的記憶著青春。

憂傷,只是一個時代的一種心情。

初夏,只是一種心情的一段記憶。

陰雨,只是一種記憶的一些瀰漫。

我們在憂傷的初夏用一種憂傷的心情來記憶這段瀰漫的陰雨,然後繼續著在初夏生活,只是,還是無法擱淺青春的記憶。

如果還有機會選擇在下一個城市生活,我希望不只是路過,因為,路過的記憶太模糊、太平淡、而且太匆忙,還來不及拾起就已經煙消雲散。

六月,很多時候都只是無奈的感傷、生活的憂傷。六月,沒有心情欣賞城市雨後清晰可見的風景。在雨後,街道兩旁都是翠綠朦朧的生命,我們很少去觀察,因為,我們都走得太快太匆忙。

也許,是因為生活,所以我們風雨無阻,有時候更是跑得飛快,生怕雨凌亂的飄落在我們身上或者浪費我們時間。當我們的身上飄滿淺淺的清晰可見的細雨時,我們還在口中唏噓著,該死的雨,差點讓我耽擱了一樁生意、上班或約會的時間。當我們還在雨中等待的時候,我們的心也和這些還在點點滴滴飄落的雨一樣七上八下,只是,那淺淺的印痕已經證明我們曾經來過。

淺淺的印痕凌亂的青春。

斑駁的映襯著生活,只是,我們還是一直走著一條沒有走過的路。

幸福,是沙漠裡的綠洲,依然不知踪影。

尋找,停住了腳步,找不到方向的路。

一開始,還是錯誤。到底哪條才是自己要走的路。

想要自己把感情看清楚,背負起所有幸福放下所有的包袱。

只是,看不清幸福的路,還有那些放不下的背負。

用凌亂的文字印證,刻下的斑駁的記憶離去。

有時候,一個人習慣於在夜裡遙望這個陌生而點點星光的天空,有時候,看著自己淡淡的青春在生命裡流竄而沒有方向,心有一種隱隱的痛。

很想不要想太多,像普普通通的人們一樣幸福而簡單的活著,可是,人活著,是為了什麼?只是簡單的幸福嗎?聖人可以告訴我們嗎?

我不知道該用一種什麼方式去努力的好好的生活,或許,人活著,就應該安靜的思考自己的前方的路吧。

人,真的不要太貪心,不然,會摔得很痛,到最後是一無所有的寂寞。

放縱,釋放那些壓抑的心情,認真塌實的審視自己,應該是自己最應該做的吧。

一個人,真的是令人心痛的悲傷。

這個世界,為什麼就是這樣的紛亂複雜爾虞我詐呢?

或許,真的是我太不懂世態炎涼了。

有時候,回憶著家裡的那些記憶,真的,心裡很痛很疼,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還要背負著那麼多。

很想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世界,忘卻過去的生活和那些記憶。可是,我真的能做到嗎?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樣的一種現實,我只有用寂寞的言語和憂傷的文字來過自己的生活。

在外流連的日子,有的更多的是一種多愁善感。

夏日看荷花去

夏日看荷花去。
下班的路上,常常會遇到剛剛放學的中學生,她們的嘴唇太冷而蒼白,步伐倉促而頭髮凌亂,儘管天氣微涼,黑白相間的條紋衣服裡面穿著很薄的短袖衫,口袋里或者車蘿裡面大概是一些小說或散文之類的書摘,耳朵裡塞著東西。
時光剝落了所有細小記憶的痕跡,裸露出最原始的輪廓。
燥熱的氣息,在空氣中凍結,斷裂。友人說,翠湖的荷花開了,於是收拾簡單的東西,不要喧嘩,不要聒噪。我將自己的靈魂安放在靜靜裡。
氣溫有些下降,翠湖的水卻冒著輕微溫度,摘幾片荷葉,捉兩隻蜻蜓,抖落時間的百般無聊。內心在起伏,表面很淡定。這是一種刻骨的感覺,很頑固,很難過。
像某種困頓的野獸。走失了一片浮華……
  
我將思考放空。
很多人愛上的,是鏡中的那個自己。孤獨而高傲。大杯的冰激凌,在這個夏天,在翠湖旁邊,舌尖,冰涼的味道,混合著花香一起吞下。
滿天的溜達的雲朵。繁碌的生活,充滿壓力的工作。所有痛快淋漓的吶喊。在夕陽墜落的黃昏。放飛著呼吸。翠湖很熱,​​窗外的太陽光線尖銳的穿透每一寸皮膚,熱烈的像要把大自然燃燒,還有風吹過的空寂。
那麼誰又給我一個期限,陪我一同留守。孩子嬉笑著,深邃而透徹的眼眸​​。
我站在池塘邊,你要為我撐把傘。
白色的煙團吹拂田野,穿梭過流徙的街。喜歡那些叮叮噹當的首飾,這裡有純淨的藍。 70℃的藍。一塵不染的天空。藍色是微笑,是溫暖。
剝落的金屬,木質的清香。你是我的天……
  
青青的草坪,緩緩的河水,漫步於陽光明媚,聽風於溫柔寧靜的初夏,是誰叩響了,那心靈的門楣?
骨子裡,一直喜歡白蓮花。
喜歡它的清涼,寂靜,如散淡,無憂無慮的女子,它的眼神,總是那樣單純。荷花是清涼的,它來自己塵世的另一端,安靜地生長,一個人自喜,一個驕傲,一個人怡然自樂。
翠湖的荷葉,碧綠如洗,像一個大托盤,成片地蔓延。在家鄉的老屋旁邊,也有小片的荷花田,潮濕而生機勃勃的生長,等到秋天,便可以從泥土裡挖出一大堆藕,洗乾淨,像一個白白淨淨的瓷娃娃,讓人憐愛。
撲通,不知誰家頑皮的小孩投一個石子在水中,驚的鴨飛魚散。如何?遺情情更多!永日水精簾下斂羞蛾。六幅羅裙地,微行曳碧波。看盡滿地疏雨打團荷。
翠湖的水,有了荷葉的綠,花朵的清香,於是,夏天溢滿了整個三川壩。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