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之月

春月:月如鉤,印雙影,初春的月是新月,早早的就掛在了天邊,看著人們一天的勞累,希望在晚上可以早早安睡,有時,會躲在雲層裡,只露出那麼一點,如調皮的孩子躲在媽媽的身後,卻又那麼的好奇看著你,偷偷的望著你笑,傻傻的,像極了你青澀的年齡。
  
夏月:一輪飽滿的月,掛在天際,不用開燈,月亮的光,足以讓你找到自己的家,天上,有月,有星,地上,有人,有景,有山,有樹,有家,細看,月亮笑了,它笑的,變成了一個月牙了,晚風襲來,勞累的人們已經進入甜甜的夢鄉,月亮,眨巴著眼睛,等著黎明的到來。
  
秋月:小時候,最愛八月十五,便會有甜甜的月餅,脆脆的棗吃,祭拜完月亮之後,媽媽便會把這些好吃的分給我們吃,吃著月餅,媽媽會給我們講起月宮裡住著的嫦娥姑娘,月宮裡的桂花酒,看著桂花酒的吳剛,月宮裡的嫦娥姐姐便是小時候我們心目裡的仙女,媽媽,我也要上去看看嫦娥,傻瓜,很遠的,但是現在,我想這個夢想會實現的。
  
冬月:有些蒼白,散下冷冷的光,冬天很冷,連月光都是冷的,沒有人去欣賞,早早的人,已經鑽進了暖暖的被窩裡,月亮還是一如既往的掛在天空,因為還有些不能歸家的人,有月的陪伴,便不會孤寂,匆匆的腳步裡,掩藏不住的是回家心切,家裡,有人在等,有心在等。 
  
風花雪月,一年一夢,一世一情。
Sanctions on Gadhafi|Senior adviserinvestigated|Brainstorm for Pingshan New Zone planning|Brainstorm for Pingshan New Zone planning|DUI expat serves community|SZ should be high-tech center|More vehicles to be allowed on bus lanes|Medical reform aims at reducing hospital waiting time|童年的麥田|憶昆明,櫻花開放|Nationwide property tax anticipated|春天的誘惑|一室燈光|肆無忌憚的童年|二月的告別

曾經那個小院

家鄉。小院兒。少年。

我時時這樣想起。

每當想起家鄉,思緒便不由自主地回到曾經那個小院兒,念及小院兒裡的林林總總。

哦!還有被遺留在小院兒裡少年時的夢!

說是小院兒,不大卻也不小。佔地面積為半畝。小院是上世紀六十年代末父親的傑作。院子四周由土打牆圈起。院裡並不復雜。三間青磚起垜,青石夾心,青瓦蓋頂房屋,坐北朝南。由屋簷向前跨出三步,橫了低矮的土牆,院、園相隔。

是小院兒的翎毛,是院兒的守護。

建房時,父親說:宅院沒樹,光禿禿的缺少生機!於是,沿著院牆根便有了一圈兒白楊樹。

望著抱枝而上,光滑挺直,直戳藍天的白楊,使人常常發出高大偉岸,人不可及的感嘆和遐想。

一棵柔弱的幼苗植入根土,任憑霜雪嚴寒,風吹雨打而義無反顧,凌雲直上。它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

與高高厚厚陳年老土的院子南牆相映,是牆根兒西側那棵老榆樹。幹直直的,越出牆冒一米多高枝杈分生,鬱鬱蔥蔥很是茂盛。抱攏著它粗壯皺裂的樹幹仰望篷散的樹冠,問及它緣何孤寂獨生於此,它便隨風搖頭,灑落片片熟黃的榆錢兒,腳下萌生出株株幼苗。他讓我常常想起父親。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樹搖風舞,會發出莎莎的響聲。又像是母親帖耳絮語,令我在恬靜中安然入睡入夢。

其實,我更為院裡的每一寸沃土而著迷。因為,正是小院裡的黑土不斷生長出新的心情和希望。

園子裡對稱栽植了四株蘋果梨樹,頗感富足得意。在家人自由侍弄中年復一年地發芽、開花,掛果。深秋,喜人的梨子綴滿枝頭。家人又可隨意採摘品嚐。也許,只有自己的勞動成果才能品出其中滋味。

一排排整齊的畦子種出了各種蔬菜,綠油油的。豐富而奧妙。

我,好奇地蹲在黃瓜架下看秧須纏架,看開出黃黃的小花,看結出纖細掛刺的瓜妞兒。心裡盼著它盡快長大。

我喜歡守候茄子、西紅柿,以至角瓜從萌蕾、開花、結果,到成熟的全過程。幾乎是天天撥開葉子用一瓢瓢清涼的水問候它們。看著它們膨大、成熟。在母親點頭允許下急不可耐的親手摘下交給母親,聞著香味津津有味的吃掉。

我常常被偶爾萌生的花草樹木而興奮不已。

土予百草生,只待時節臨。

春暖融融,院裡牆根下不經意的便生出一墩苦麻子,或是一叢蒲公英。亦或是似曾熟悉卻喊不出名字的蒿草。無論你理會不理會,它們都會長大、孕蕾、開花。一朵朵微小的黃花開的燦爛,令人心動。足不出戶,便可領略大自然的氣息。

園子畦邊偶爾生出一株肥頭大耳的杏子,我欣喜若狂。便給它開了穴,周圍插了柴棍兒,告訴家人,它已經被保護了,切勿拔掉。兩三年過去,這杏子還真的成樹。後來也真的開出滿枝杈白中透粉的杏花,並結了杏子。還是香白杏。吃起來滿可口。

後來,我開始學著栽種侍弄果樹。

屋後東北牆角栽下一株櫻桃。第二年嫩條上開了細碎的白花,竟結了串串紅紅的櫻桃。

園子西北角栽下一棵葡萄。第二年枝條乾枯卻從根基部鑽出來新芽。葉子小小的,枝條紫紅細長,枝條長勢很快,年年發出新枝。主幹拇指粗了,枝椏間便現出穗穗蕾,繼而成果。直到深秋,果實仍是玉米粒大小,卻是一串串紫紅。方知是野葡萄。儘管吃起來有些酸澀但心裡卻是甜甜的。

日日月月,年年歲歲。我對小院兒每一個角落都倍感親切。庭院處處都蘊含著愛意。小院雖小卻是生命的王國。一草一木在這裡都會自由舒暢的生存成長,也都會為小院平添生機,帶來累累果實。都會令我陶醉!

終於有一天,我帶著絲絲眷戀離開小院兒而去。

之後的歲月裡,我偶爾回到家鄉。遠遠地可見那青瓦屋脊掩映於白楊樹間。那棵老榆樹依舊佇立在那裡。

我每年都要剪枝疏花疏果的蘋果梨呢?親手呵護養大並嫁接了李子的那棵杏樹又怎樣了?我親手栽下的櫻桃、野葡萄還在麼?哦!還有院兒裡那些應時而發的蒿蒿草草還在萌發麼?

也許,這些早已成為小院兒新主人的一愫情懷了。

哦!我曾經的小院兒!
咖啡,白開水|擱淺所有的舊夢|學做自己的心理醫生|加油,努力|Tax maybe cut for small cars|Free transport for Universiade spectators|Sea Palace dismantled|Home rents increase by 13.5 percent after festival|358 tons of blood donated in 17 years|Banks told to honor contracts|Free transport for Universiade spectators|Free transport for Universiade spectators|At a Glance|Banks told to honor contracts|sity among world’s top 100 livable places|No SZ travelers stranded in New Zealand|What's on|A night of Brahms|Japanese artist to exhibit abstract works|Huawei wins order in Motorola trade case

煙緣

琦君之《愛與孤獨》中有一篇散文《煙愁》如是說:“一縷鄉愁,就像煙霧似的縈繞著我,我逐漸體會到煙並不能解愁,卻是像酒似的,借它消愁而愁更愁了”。煙霧對鄉愁,煙霧輕輕的,揮之不去;鄉愁淡淡的,似有若無,甚是形象貼切。大凡抽煙之人,總是煙不離身,煙癮發作,真是心裡如貓抓一般,羈居異鄉,鄉愁正與煙癮,時時氾濫。

我不知是什麼時候喜歡上香煙的。

時光當追溯到93年,那是我入伍的第一年。我們服役的部隊是一支特種部隊,每天的任務就是不停地訓練,尤其是新兵,除了星期天可以休息調整,其餘的幾天就是不間斷地訓練,也談不上什麼文化生活。儘管人疲勞不堪,但人是有感情的動物,在這樣精神生活缺乏的環境中,我總是感覺到很苦悶,於是就愈發強烈地思念家鄉和親人。也許正是在這樣的心境下,香煙恰如其分地誘惑了我。記得是六七月份的一天,一位如兄弟般的戰友回家探親回來,我們坐在訓練場上,他和我講起了家鄉的變化,講起了一位很標致的女孩。此時,殘陽如血,晚霞映襯著他英俊的臉龐,充盈著幸福和喜悅。我衷心替他高興的同時,鄉愁也不合時宜地湧上心頭。也不知他當時是怎麼想的,突然提議說:

“我們抽菸吧!”

  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於是,我們就一起躲到宿舍,頭挨著頭,躺在兩張床上就抽起來了,邊抽邊聊著他認識的那位女孩的事,不知不覺中,竟然一下子就抽了五六根。那時還不知道怎麼去享受一根香煙,只是吸進去,吐出來,宿舍裡充滿了煙霧,不知為何,我倆突然覺得天旋地轉,肚子裡翻江倒海,噁心想嘔吐,卻怎麼也吐不出來,那種難受勁比第一次喝醉酒了更甚,一直到後來我們倆才知道,原來是煙抽醉了。

醉煙的感覺宛若就在眼前,但到了第二天,我們還是抽起了煙,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也逐漸學會了把煙抽進去,再從鼻孔慢慢吐出來,不知不覺中也學會了享受抽煙的樂趣了。從此後,每當訓練累了,寂寞了,孤獨了,我倆都會找個地方坐在那裡,不約而同地摸出一個根煙,點上火,尤其是第一口,那真叫一個香,抽上一口,彷彿所有的疲乏、寂寞和孤獨也都煙消雲散了。邊抽邊用家鄉話聊聊天(部隊要求不能說家鄉話,必須要說普通話),聊以慰思鄉之切。無形中,我們從同學、戰友中又多了一層關係,那就是煙友,相互無話不談,真如兄弟般親熱。在後來的日子裡,我倆訓練一起配對,總是心有靈犀一點通,當其他戰友在苦練時,我倆總在那裡探討動作怎麼做,其實就在那裡偷懶,但班長都會表揚我倆,說我倆不光在苦練,更會巧練。在生活上,不管誰病了,我們都會相互照顧。從戰友的目光中,我看到了他們羨慕的眼神。從此,軍營的生活不再枯燥。這樣的關係一直持續到我們考上軍校後就斷了聯繫了。更巧的是,若干年後,我們轉業後居然先後進了同一條線,而且從事著同一個崗位,不同的是,他居然戒菸了,而我依然癡情不改。每當我現在叨著一根煙,想念起在部隊那如歌的歲月時,我總會想起我這位兄弟般的戰友。

煙,給了我許多的樂趣,我像戀上一個女子一樣愛上了煙,但也因為抽煙,挨了領導的剋,在同學面前難堪得無地自容。那是我考上軍校的第一個學期,我們學的專業是軍事體育,按照隊裡的要求,是不能抽煙的。那時,我的菸齡也有三年了,煙,是我精神的一種寄託,想一下子把煙戒掉,對我來說是一件有難度的事。但隊裡有規定,我們又不能明目張膽地抽,於是我們就和隊領導捉迷藏,躲在廁所或者學校的某一個角落抽,也總是能夠過過煙癮的。俗話說,長在河邊走,那有不濕鞋的,有一次,我就被隊長抓了個正著。那是第一個學期放假前一天的晚上,我看隊領導不在,加上就要放假了,可能領導也不會管的,就在宿舍里大模大樣地抽起來了。當我正在吞雲吐霧,盡情地享受的時候,隊長不知道從那裡鑽出來了,看見我在抽煙,張口就來了一句髒話,接著又被他罵了一通,罵得我面紅耳赤。嘴上雖然沒有說,我心裡卻恨上了這位隊長,不就抽根煙,至於嗎?

世事難料,心裡儘管恨上了這位隊長,偏偏在我放假返校後,也是這位隊長,發現我能寫寫畫畫,在第二個學期開學的時候,就叫我到隊部當文書了。想想一天到晚要呆在他們的身邊,豈不受罪?沒想到的是,隊長在找我談話的時候,竟然扔了根煙給我,還說我的心理素質不好,以後在這個方面要加強訓練。因為煙,我恨上了他,也是因為煙,讓我們之間的怨恨煙消去散。在當文書期間,他總把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讓我去給領導匯報,剛開始的時候,面對領導我總是渾身不自在,隨著次數越來越多,膽子也大了,我漸漸變得從容了。這是到了後來我才知道的,原來是隊長故意在鍛煉我。這一點,在後來的從軍路上,一直讓我受益頗多,這是後話。

畢業後,足足有十年的時間,我都和這位隊長失去了聯繫,重新聯繫上是去年的事。去年,我因工作的原因去廣州出差,碰到幾位要好的大學同學,也知道隊長轉業了,儘管很想去看看他,但因為時間的原因,終究沒來得及去看他就返回了。回來不久,我就接到了他的電話,講話依然帶著廣味,還是那麼粗獷,照例先罵了我一頓,罵我到了廣州居然也不告訴他,我除了內疚,一時也是無話可說。雖然挨了罵,我心中卻充滿了溫情,隊長沒有忘記我呀!至此,其中有個插曲我不得不講,那是和隊長聯繫上不久,我突然接到一個陌生電話,說自己是我隊長,現在寧波,我聽聲音很像,興奮得要馬上去見他,但他卻說自己現在有事,明天來看我。但到了第二天早上,他又打電話給我,說自己的一位朋友因叫小姐被公安抓了,叫我匯一萬元給他把朋友贖出來,這不禁使我產生了疑問,於是就給隊長打了個電話,和他說了這件事,他不禁哈哈大笑起來,我才明白那個人是個騙子。十年前,你教會了我怎麼在部隊生存,十年後,因為一個電話,使我沒有上當受騙,我真的該時時念你的好了。

抽煙,必定包含著戒菸的故事,我亦不例外。那是我在舟山一個部隊的時候,有一段時間,一位楊姓戰友相約戒菸,我心血來潮,說戒就戒,那是第一次,也是我最長的戒菸史,雖然以前也有過,但時間不長就堅持不住了。這次足足戒了有一個多月,有事沒事也想不起來抽煙了,正當我竊喜戒菸成功的時候,部隊剛好召開一次黨委全會,我坐在後勤處處長的身邊,會剛開始,他就扔了一根煙給我,我說自己戒菸了,沒想到他圓睜雙眼,小聲地罵我:

“小兔崽子,我都沒戒,你戒什麼呀?”

罵完就把煙遞到我的面前,點著打火機非要我抽不可,我一看他的神情,不抽是不行了,只好點上了。沒想到的是,接下來,他連續讓我抽了四五根,我都抽得頭暈起來了,他的臉上卻掛著一臉的坏笑。這次會議,讓我的戒菸計劃徹底泡湯。當年,這位處長就轉業到地方了,後來,他每次打電話給我,問我的第一句話就是“戒菸了沒”,我也總是回敬“你都沒戒,我敢戒嗎”,電話中就會傳來他爽朗的笑聲。

後來那位楊姓戰友也在同一個會上被這位處長搞得重新抽上了煙。 (這位楊姓戰友,我總稱他為“瀟湘才子”,文字功底深厚,文思如泉湧,寫材料的速度很快,我自愧不如。)也許是因為這件事吧,我在舟山部隊的任職經歷總是和他息息相關,他歷任參謀、幹事、黨委秘書、教導員等職務,每次都是我去接他的班,因此我總認他為“老師”。我倆當時在部隊的配合,至今還有一些老領導在念著我們的好呢。及至轉業到地方,居然我倆同年在教導員的位置上轉業了,一直到現在,我倆還會消息互通,時時念叨著對方。

到如今,也有許多關心愛護我的親人、同學、朋友、同事勸我戒菸,我是無心卻無力。一者,性喜文字,每當我思維凝滯了,我就會點一根煙,在煙霧繚繞中去集中精力,尋找靈感,尤其是夜深人靜的時候,點一根煙,在鍵盤上敲下自己的點滴心情,其樂無窮。二者,煙之於我似乎是一種精神寄託,尤其是煩悶孤獨的時候,抽一支煙,正如與知己交談,讓心交流,個中滋味,外人卻又如何況味。

更重要的是,不知是因為煙時常想起這幾位好兄弟好戰友,還是因為他們時常想起煙,我也不得而知了。
SouthKorea spied on Indonesia delegation|IBM’s Watson beats humans at Jeopardy|Beastly|I Am Number Four|迷霧|水鄉妹子甜|世間的悲苦|遙遠的落日|春風十里柔情|工作與生活|暗夜|淺海|如花的心情|四季是一個輪迴|N. Zealand quake kills dozens|再見了,無緣的愛戀|心若在,你就在|secret lover exposed|Legislature opens attendance records|待到春暖花開時

春節雜感

天又暗了,想寫點東西,一提筆就知胸中無墨了,計劃寒假把那幾本書再看一遍,給自己多儲備點能量,一本書過了好久也沒看完,總感覺自己把握不住時間,痛惜這流逝的光陰;閒雜的事也攪得心靜不下來,好不容易心靜了,然而一天又過去了。

今年春節過得很平淡,照例會看一下春晚,好多節目我都心不在焉。周杰倫唱了一首《蘭亭序》,以前聽過的,沒什麼新意,好多網友還是會說周杰倫的表演很給力,這話說出來很讓人吃力,過年回家才發現這個詞“給力”,有點落伍了。外面是零零散散的鞭炮聲,無奈這些粉絲太鍾情杰倫了,他們看周杰倫的節目懷有強烈的主觀情感,根本沒辦法客觀的評價看待他。一直看到趙本山的《同桌的你,之後便懶洋洋的睡去了。剛好要到凌晨零點,“轟轟隆隆”震天的鞭炮聲便不約而同的想起。

大年初一我起得很晚,網上鋪天蓋地盤點春晚的無聊新聞,罵的比捧的多,大家還是喜歡罵,解恨,並且能讓人心情愉悅。有些好心人罵趙本山不留姓名,每年趙本山的作品,接受認可的與批評抵制的形成巨大的兩極分化。想起趙本山昨晚在《同桌的你》中,調侃了自己一句“我最不喜歡趙本山,俗”,聽到後不禁掠過一絲傷感,回想趙本山給我們帶來那麼多快樂,同是世俗之人,何必故作高雅之士;不過,小瀋陽的確有點讓人驚顫。

林志玲很正常地進入被罵的圈子,而且所罵之語慘不忍睹,還好現在藝人素質提高了,因為被罵是藝人所必備的素質,它與藝人的才能同樣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阮玲玉死的早,一點報紙的抵毀,誹謗都受不了,要是生在現在,她最好不會上網,人言可謂的年代已經過去了。

生活還是無聊,偶爾張望一下天空,不知未來在哪?年齡又長大了一歲,性格的鋒芒也磨的沒有了楞角,想起以前的自己就有點可笑,狂傲的以為自己的未來會了不起,越向前走越發現自己的渺小,做事說話竟顯得那樣麻木,像個死人一般,看看那些巨人的傳記,才知道什麼是藝術?什麼是巨人?真正能忍受住寂寞,淡泊名利潛心鑽研自己所喜歡的某一項藝術的人又有幾個?大多是名利的驅逐,才使他們奮斗在某項領域,一旦稍有成就,便驕傲放縱自己。以為真的長大了,對名利看的淡泊了,或許更多是由於本身清楚的了解自己根本沒這天賦的緣故吧。

有時候我會冒出很多想法,我要盡快找到自己的發展方向,我要有我的文字風格,我不要模仿誰,可是我能擺脫世世代代文人骨子里墨守成規的東西嗎?況且現在的我,也彷彿沒有了興趣。夜深人靜時,我在夢中呼喊:“我要給中國文字吃偉哥,讓中國文學煥發新的光彩,我要強堅中國人的思想。然而明天起來,一切激情都煙消雲散。”

憑心而論,我的努力遠遠不夠,我才看了幾本書?我對中國近代文學了解多少?傳統文化了解多少?中西方文學的發展了解多少?我只是一個喜歡看書的人,並且看了幾本書而已,這樣就妄想寫書嗎?錢鍾書說:我們常把自己的寫作衝動誤認為自己的寫作才能,自以為要寫就意味著會寫。現在的自己還是腳踏實地的繼續讀書學習的好。

現在的文人都在寫些什麼?新聞輿論大都是色情,暴力,名人隱私:哪兒賣*團伙落網啦,哪女名星被包養過啦,校園校花大比拼,女老師與學生誰更性感,十大一裸成名的女名星,自暴處女的名星…這就是現在一些新聞記者報社編輯寫的東西嗎?新時期的文學青年大都虛構唯美浪漫矯飾的故事,金錢、權力、名牌、帥哥、美女充斥其中,舊時期的文人還是陷在文化大革命中不能自拔,誰來關心現在的社會?這不是個一貧如洗的社會,也不是生活著一代金錢揮霍的人,或許我們更應該描寫一下當今的社會現狀,發生的真真切切的故事。

在學校也會和同學狂侃,談音樂說電影,聊好萊塢大片,學著報紙上的話評說中國電影,評論第五代第六代導演的發展路線,扯到張藝謀像聊到自己鄰居,彷彿自己什麼都懂,其實自己又算得了什麼呢?往家一打電話,才知道家裡的麥子該收割了,這就是現實與夢想的差別。

春節是一天還是一段時間?我不想知道,渾渾噩噩的生活只會悔了自己。現在活著彷彿有了目標有了動力,可依然麻木的性格往往被現實打擊的措手不及。我要努力,我要努力…我一遍遍默念著這樣的話,說的次數越多越能聽見心痛的聲音。

有時候見到自己喜歡的飯菜時,也會有一陣沉默,我克制自己,這不是我的追求;有時候食物實在難以下嚥,我卻偏偏拼命往下嚥,像是忍受了一種東西,非得把他吞下一般,直到眼淚撲簌簌流下來。前方很遠,我不知我在幹些什麼?我不知未來在哪?但我卻清清楚楚的感覺到,我要活著,頑強的活著。
明天會越來越好|緣,是你!|不和諧的音符 |給我糖吃的人|絲瓜的食用價值|那些流失的文化|Japan digs site linked to Unit 731|在生命里|回憶是一種成熟|人生何處是終點|領悟|鄉愁是什麼?|女人的溫柔|微醉人間好入眠|品味人生百態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