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雪比往年的都大,有好幾次都下了暴雪,那雪有一尺多深,人走在雪地上,只露出膝蓋。一片白茫茫,好美,好壯觀,給人一種目不暇給之感。

但在這幾天,也不知為啥?雪不那麼大了,而且天氣也不那麼的冷,有時還開了化,今天還零星的飄了一陣雪花,就象那初戀的少女一樣含情,每一朵雪花的到來,都給我一種美的享受。

我從小到大都生活在北方,對雪特情有獨鐘,我非常愛雪,那雪好美,好輕也好柔,仿佛就象落在我的枕邊一樣,讓我在夢裏產生無窮的聯想。

那雪就象蝴蝶一樣翩翩飛舞著,那輕飄的姿態,那種美輪美奐的美,在我的視野裏印下美麗的盛景。就象我那美麗的姑娘,邁著輕盈的舞步走來,踏著柔軟舒服的美,披著素潔的紗衣走來。在你溫柔的撫慰下,所有的騷動都開始安靜下來,大地靜謐而安詳。在這銀妝素裹的世界裏,我真的看到潔白的美,在那白色的美麗中,我看到美麗的銀蝶在天上飛,在天上翔。

美麗的雪,清新的雪,這美麗的冬之精靈,飄在我美麗的視野中,似你美麗的裙擺,靜若處子的美,飄在我的心空。

所有的美,都不如雪花純淨的美,那美純潔,素淨,典雅。給人一種目不暇給之感。在這美麗的世間,哪有一種花象雪花一樣的高雅與純潔。我不想說它美麗瀟灑,也不想說它形似梨花,但在我的心裏,雪是最美的,什麼也不如雪花的美。
我不想舉太多的例子,去證明雪,有多少名人騷客去讚美雪,比如:“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還有“風雪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等等,這些美麗的詩句,不就是他們對雪的寫照嗎?

雪是有靈性的,就象那美麗的你,如雪一樣的潔白,如雪一樣的純潔豔麗。

就象那清晨,剛剛推開窗戶,迎面飄來的是那星星點點的雪花,真的好美,好柔,撫過我的臉,撫過我的發,慢慢沁入我整個的身心。似乎就在這一瞬間,體內的雜念,一晃就消失了,隨著我清新的呼吸消失了,此時那清透的感覺一下子就油然而生起來。

在這時,如若來到郊外,置身於茫茫的白雪之間,就象自己置身於天地之間,是那麼的開闊,明朗,有時還感到一覽無餘。

如果這時要把這美麗的雪野看成一個美麗的世界,那我們就象那上帝,在天上灑下無數朵雪花,飄灑人間仙境,是那麼的美,美輪美奐。

如果把這美麗的雪,比做你,我躺在你雪白的身體上,那種透骨的美,讓我無法形容。

仰頭向天看,藍色的天空被雪白連接起來,雪的後面是那亮白的天,天的後邊是那光芒耀眼的烈日,在那美麗的烈日下,躺著美麗的你和我。



目を転じると
動物愛護の観点から
冥福を祈りたい
誤審ついでに言えば
もっと言えば
いりません
人生が長いと
が書いた
問題のような気がする
呼び名に過ぎない

吹煙獨慕夜空的清淨

抓不住的歲月飄逝在時光隧道的深邃裏白陌了蒼生的鬢角,傷懷夜深人靜留在心底的殤,經久放映著你轉身離去的背影不曾遺落半點猶豫的眷戀。一曲紅塵相思苦唱破多少青絲遺夢殘淚的荒涼,唯望你的情世悠悠歸惜何期?一世緣情終難忘棄青春的美麗,青澀記憶總在迷醉你的容顏裏癡狂。離別的港寂寞的獨想繾綣著的流連,你的情素卻不經意的灑落在一路的風雨裏破碎。

吹煙獨慕夜空的清淨不慕人世間的燈紅酒綠,君心念紅塵為紅顏傾一城之絕戀。不肯放手的執念還在風霜裏等待一場繁華的盛宴下你的嫵媚,想念你的思緒纏繞在妖嬈的舞姿裏沉醉。哪曾想繁華褪盡的浮雲卻在陽光遺棄的沉默夜影裏孤泣,那被風雨打折的羽翼散落一地的淒涼沒人理。幾許殘破的夢想風雨裏心還在不死,飛翔卻只屬於心中的一種淒婉的美麗。是否還能夢想花開又一季的芬芳裏,你能否歸來成全我的一世的憂傷。

寒風殘虐無情的腐蝕著歲月的痕跡,花雨豔麗的羽翼飄落在掌心獨語,獨傾的情意卻在世事滄桑裏化成了滋潤你心緣的春泥。忘川河裏浮沉幾番千年輪回依不悔,寂寞雨夜裏誰來陪我祭奠一場煙花消散落幕後的蕭颯?誰來陪我看一簾煙雲若霧細雨婆娑般的傾述?相愁空寞在天空薄涼細碎雨絲裏情深深幾許誰懂?歲月流過心願卻早已忘記了快樂是什麼滋味,幸福的距離是那麼的遙遠,你允諾的心手相牽被風兒吹散若煙雲散離了魂魄。西風突破黑夜的淒涼透過珠玉細碎的雨簾遙首寄送相望,愛執著了畢生的牽戀,相擁卻因時空遙遠無法觸及你冰冷的容顏。被冰封的情愫寒怯在沉殤的心底住顏,那些被時間擦傷的流年的淺影裏,還是不能掩滅那年月裏你回眸的笑靨。永駐你回眸凝視的容顏笑靨卻盈滿了滄涼,沒人能夠讀懂。

獨酌半盞苦苦情酒,你的絲絲情緣遊絲若離怎堪冷雨寒劫?那些曾許下的諾言已化成飄逝的雲煙早已不見。陰冷的夜,情深的嚮往著溫暖的明天,卻奈何予你的情深原來和你的命緣一生緣淺。又怎奈與你紅顏命運的薄涼,卻無情的葬送了你我的情愫,再也握不住飄落在心底我們的明天。洗滌淩亂纏繞的心緒,如今卻只剩下我沉陷在愛你的深淵。你殘缺的氣息還遺留在心間,灑落在流年裏,合著予你的思念傷心的唱著離歌,今世我已無法將你徹底忘卻。我的心底從此不再靜了無塵。

時間沉陷在荒漠的你走過的流年裏,你的氣息卻為何讓我如此的眷戀?你的笑顏清心如卷,我苦苦的祈求你回來的那一天。

歲月走過不小心踩傷了受了傷的心尖,痛、始終不曾明滅的縈繞著蒼白憔悴的思念。是否前世我淡薄寡憐了你一世的情愫?歲月走過光陰的滄海,遺落了一路的傷碎桑田心願,在年歲風燭蠶食裏是否還有痕跡?思念未央夜雨淒瑟——心煎。

我抬頭望著天,看不見曾經的花季裏你停留在心裏溫柔的笑臉,烏雲遮住了你許願在星辰裏的若言。風拭陌了我予你的心願已然迷失了方向,憂傷已註定在這個冬寒的夜晚寒怯。過路的風裹挾著雲的柔弱,雲的淚迷離了辰星的眼,我的心看不見,你如詩若畫的諾言。我抬頭望著天,hai shi無盡的淒雨迷離那班若雨若霧淒心寒怯看不見。黑暗的夜遮住了你美麗容顏,我苦苦的祈求你迷途歸來的那一天。

在這浩瀚的宇宙裏,我們都是一粒粒渺小的塵埃,在這宇宙渺小塵埃裏我們都是時光匆匆過客,誰真心知道誰又是誰的誰?淒涼的夜,諾言深陷在曾經的滄海桑田,你的情緣早已不見我深陷在你愛的深淵……

風急勁的走,心雪還在唔咽寒怯……

年華錯落了我們邂逅在光陰下的姻緣,流連的心緣漂泊在紅塵裏漸漸漂白了歲月的眷戀。淒涼卻冷眼觀望著繁華三千長長的畫卷,生命流淌的歲歲年年婉轉著你我一世的情深緣劫。光陰的花開了謝,那生生世世的牽伴天荒地老也無怨。不死心的緣情緣劫放縱心願予你的心緣無眠的抒寫愛的誓言。你的一切總讓我忘情的留戀,縈繞在心底的歌經久的吟唱著我愛你的無悔無邊,就算愛你愛得心碎也無怨無怯。流走的時光在成長的年華爛漫青澀心願間瑩舞,裂開的心尖流淌著玫瑰香豔的紅塵恒古牽戀。

墨夜擠壓得思念遺怯在寒風淒雨裏不能飛,瘦弱的情絲翩躚在夜雨淋濕的字裏行間——心碎。模糊的書卷無力的任由淒風肆意的蹂弱了花顏,一雙酸澀的眼柔情的撫摸著字裏行間你秀麗的容顏。你的秀顏清晰的笑靨、含情的眼、青絲曼舞的髮辮,都述說著心怡你的眷戀。喜歡沉溺在你秀美書卷文墨字行間——相慕。遙想你微笑容顏驚豔了紅塵孤寂,破碎的流年怎麼也拼接不出你流逝的諾言。你的聲音依稀留在我耳邊追憶著往昔繾綣,流年牽走了你鬢角墨染的歲月,予你的感覺能否忘記相擁時空你的氣息?時光的流年撒漏下你擁過的暖還在心尖蔓延,如今剩下我空靈了的愛戀,心已然無法呼吸。生命誤入紅塵劫裏徘徊,情緣陷在你身後的浮生愛恨中無法磨滅。夢緣已然在流年裏翩躚,滿心琳琅怎麼才能喚回你傷碎心程回來的那一天?

錦瑟已然不能再次重現昨日年華光鮮的那一天,琥珀通透的諾言清澈的鑲嵌在你心尖——寂寞。心念任時光如何的老去,癡念始終執守在你美麗的眉宇間,任世間弱水三千於身邊怎樣的翩躚,心中終不曾蕩起一絲絲波影漣漪。碎顏流過了斑駁流年,燈影下闌珊處你的回眸讓我如癡眷戀,過盡蒼白的花白流年,是否能等到與你真情眷念到天荒地老的永遠?曾經的滄海早已煙滅了桑田。人生若只如初見流年不逝,諾言依舊握緊歲歲年年。誰能陪我品讀歲月的細水流長不腐?誰肯允諾予我世世生生天長地久不棄?誰來許我一世的憂傷不悔……



句としては
ということらしい
ってのもある
ジャケットとも言われ
遊女たちは
世の中には
遠距離恋愛というのがある
言い伝えに過ぎないが
マヤ暦には
その言い伝え

她以為這樣的幸福會持續一生

她兩歲的時候,有一次發高燒,昏迷不醒。父親連夜抱著她去醫院,路上,已經昏迷了一天的她,突然睜開眼睛,清楚地叫了聲:“爸爸!”

父親後來常常和她提到這件事,那些微小的細節,在父親一次次的重複中,被雕刻成一道風景。每次父親說完,都會感歎:“你說,你才那麼小個人兒,還昏迷了那麼久,怎麼就突然清醒了呢?”這時候,父親的眼睛裏滿滿的都是溫柔和憐愛。說得次數多了,她便煩,拿話嗆他,父親毫不在意,只嘿嘿地笑,是快樂和滿足。她的驕橫和霸道,便在父親的縱容中拔節生長。

父親其實並不是個好脾氣的人,暴躁易怒。常常,只是為一些雞毛蒜皮的生活小事,他會和母親大吵一場,每一次,都吵得驚天動地。父親嗜酒,每喝必醉,醉後必吵。從她開始記事起,家裏很少有過溫馨平和的時候,裏裏外外,總是彌漫著火藥的味道。

父親的溫柔和寵愛,只給了她。他很少當著她的面和母親吵架,如果碰巧讓她遇到,不管吵得多凶,只要她喊一聲:“別吵了!”氣勢洶洶的父親便馬上低了頭,偃旗息鼓。以致後來,只要爸媽一吵架,哥哥便馬上叫她,大家都知道:只有她,是制服父親的法寶。

她對父親的感情是複雜的,她一度替母親感到悲哀,曾經在心裏想:以後找男朋友,第一要求要性格溫柔寬容,第二便是不嗜煙酒。她決不會找父親這樣的男人:暴躁,挑剔,小心眼兒,為一點小事把家裏鬧得雞犬不寧。

可是,做他的女兒,她知道自己是幸福的。

她以為這樣的幸福會持續一生,直到有一天,父親突然鄭重地告訴她,以後,你跟爸爸一起生活。後來她知道,是母親提出的離婚。母親說,這麼多年爭來吵去的生活,厭倦了。父親僵持了很久,最終選擇了妥協,他提出的唯一條件,是一定要帶著她。

雖然是母親提出的離婚,可她還是固執地把這筆賬算到了父親的頭上。她從此變成了一個冷漠孤傲的孩子,拒絕父親的照顧,自己搬到學校去住。父親到學校找她,保溫飯盒裏裝得滿滿的,是她愛吃的紅燒排骨。她看也不看,低著頭,使勁往嘴裏扒米飯,一口接一口,直到憋出滿眼的淚水。父親歎息著,求她回家去,她冷著臉,沉默。父親抬手去摸她的頭,憐惜地說,看,這才幾天,你就瘦成這樣。她“啪”地用手中的書擋住父親的手,歇斯底里地喊:“不要你管!”又猛地一掃,桌子上的飯盒“咣當”落地,醬紅色的排骨灑了一地,濃濃的香味彌漫了整個宿舍。

父親抬起的手,尷尬地停在半空。依他的脾氣,換了別人,只怕巴掌早落下來了。她看到父親臉上的肌肉猛烈地抽搐了幾下,說:“不管怎樣,爸爸永遠愛你!”父親臨出門的時候,回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看著父親走遠,堅守的防線訇然倒塌,一個人在冷清的宿舍裏,看著滿地的排骨,號啕大哭。

她只是個被父親慣壞了的孩子啊。

秋風才起,下了晚自習,夜風已經有些涼意。她剛走出教室,便看見一個黑影在窗前影影綽綽,心裏一緊,叫,誰啊?那人馬上就應了聲,丫丫,別怕,是爸爸。父親走到她面前,把一卷東西交給她,叮囑她:“天涼了,你從小睡覺就愛蹬被子,小心別凍著。”她回宿舍,把那包東西打開,是一條新棉被。把頭埋進去,深深吸了口氣,滿是陽光的味道,她知道,那一定是父親曬了一天,又趕著給她送來。

那天,她回家拿東西。推開門,父親蜷縮在沙發上,人睡著了,電視還開著。父親的頭髮都變成了蒼灰色,面色憔悴,不過一年的時間,意氣風發的父親,一下子就老了。她突然發現,其實父親是如此的孤寂。呆呆地站了好久,拿了被子去給父親蓋,父親卻猛然醒了。看見她,他有些緊張,慌忙去整理沙發上亂七八糟的東西,又想起了什麼,放下手中的東西,語無倫次地說:“還沒吃飯吧?等著,我去做你愛吃的紅燒排骨……”她本想說不吃了,我拿了東西就走。可是看見父親期待而緊張的表情,心中不忍,便坐了下來。父親興奮得像個孩子,一溜小跑進了廚房,她聽到父親把勺子掉在了地上,還打碎了一個碗。她走進去,幫父親拾好碎片,父親不好意思地對她說:“手太滑了……”她的眼睛濕濕的,突然有些後悔:為什麼要這樣傷害深愛自己的人呢?

她讀大三那年,父親又結婚了。父親打電話給她,小心翼翼地說:“是個小學老師,退休了,心細、脾氣也好……你要是沒時間,就不要回來了……”她那時也談了男朋友,明白有些事情,是要靠緣分的。她心裏也知道,這些年裏父親一個人有多孤寂。她在電話這端沉默良久,才輕輕地說:“以後,別再跟人吵架了。”父親連聲地應著:“嗯,不吵了,不吵了。”

暑假裏她帶著男友一起回去,家裏新添了傢俱,陽臺上的花開得正豔。父親穿著得體,神采奕奕。對著那個微胖的女人,她靦腆地叫了聲:“阿姨。”阿姨便慌了手腳,歡天喜地地去廚房做菜,一會兒跑出來一趟,問她喜歡吃甜的還是辣的,口味要淡些還是重些。又指揮著父親,一會兒剝棵蔥,一會兒洗青菜。她沒想到,脾氣暴躁的父親,居然像個孩子一樣,被她調理得服服帖帖的。她聽著父親和阿姨在廚房裏小聲笑著,油鍋地響,油煙的味道從廚房裏溢出來,她的眼睛熱熱的,這才是真正的家的味道啊。

那天晚上,大家都睡了後,父親來到她的房裏,認真地對她說:“丫丫,這男孩子不適合你。”她的倔強勁兒又上來了:“怎麼不適合?至少,他不喝酒,比你脾氣要好得多,從來不跟我吵架。”父親有些尷尬,仍勸她:“你經事太少,這種人,他不跟你吵架,可是一點一滴,他都在心裏記著呢。”

她固執地堅持自己的選擇,工作第二年,便結了婚。但是卻被父親不幸言中,她遺傳了父親的急脾氣,火氣上來,吵鬧也是難免。他從不跟她吵架,但是他的那種沉默和堅持不退讓,更讓她難以承受。冷戰、分居,孩子兩歲的時候,他們離了婚。

離婚後,她一個人帶著孩子,失眠,頭髮大把大把地掉,工作也不如意,人一下子便老了好多。有一次,孩子突然問她:“爸爸不要我們了嗎?”她忍著淚,說:“不管怎樣,媽媽永遠愛你。”話一出口她就愣住了,這話,父親當年也曾經和她說過的啊,可是她,何曾體會過父親的心情?

父親在電話裏說,如果過得不好,就回來吧。孩子讓你阿姨帶,老爸還養不活你?她沉默著,不說話,眼淚一滴滴落下,她以為父親看不見。

隔天,父親突然來了,不由分說就把她的東西收拾了,抱起孩子,說,跟姥爺回家嘍。

還是她的房間,阿姨早已收拾得一塵不染。父親喜歡做飯,一日三餐,變著花樣給她做。父親老了,很健忘,菜裏經常放雙份的鹽。可是她小時候的事情,父親一件件都記得清清楚楚。父親又把她小時候發燒的事情講給孩子聽,父親說:“就是你媽那一聲‘爸爸’,把姥爺的心給牽住了……”她在旁邊聽著,突然想起那句詩:“老來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初春,看到她一身灰暗的衣服,父親執意要去給她買新衣,他很牛氣地打開自己的錢包給她看,裏面一遝新鈔,是父親剛領的退休金。她便笑,上前挽住父親的胳膊,調皮地說:“原來傍大款的感覺這麼好!”父親便像個紳士似的,昂首挺胸,她和阿姨忍不住都笑了。

走在街上,父親卻抽出了自己的胳膊,說,你前面走,我在後面跟著。她笑問,怎麼,不好意思了?父親說,你走前面,萬一有什麼意外,我好提醒你躲一下。她站住,陽光從身後照過來,她忽然發現,什麼時候,父親的腰已經佝僂起來了?她記得以前,父親是那樣高大強壯的一個人啊。可是,這樣一個老人,還要走在她後面,為她提醒可能遇到的危險……

她在前面走了,想,這一生,還有誰會像父親一樣,守候著她的一生?這樣想著,淚便止不住地湧了出來。也不敢去擦,怕被身後的父親看到。只是挺直了腰,一直往前走。

愛情就像男人的鬍鬚
婚姻不是做交易
在時光的觥籌交錯中
得之何喜,失之何慮
就象美麗虛幻的蝴蝶
一眼千年,宛若隔世
也許,某一天
夏日的天氣就像娃娃的臉
永遠不會忘你
難能相聚

風卷殘花,為誰不屑上青天

想你,是一首歌詞的時間,念你,是一個天涯的距離。充斥的感情在心中湧動,是誰看到了轉身的淚滴。風逝的容顏帶走了心事和悲傷,而留下的溫馨在無意中便把回憶、撲滿。

風卷殘花,為誰不屑上青天,盈盈相思,為誰留取那煽情的心酸?曲終人散空愁暮,流水般的歲月,總是心裏最美的場景。

塵世,那一瞥,決堤湧動的相思,是你無法抗拒的容顏。隨波逐流的黯然,是江南小院秋月殘的缺憾,思念的習慣,無法摒棄!

常憶江南,總有小巷裏的身影隨我入夢,四月花開酴釄,古老的運河邊,那臨水一笑,融在水鄉的煙霧中,濃淡相宜。隱入今夜枕邊的,可是那個季節後,春雨如絲後帶來的泥濘。月缺,夢已傷,縱飛紅如雨,回憶的溫也圓不了一個記憶的完整。青春,在蹉跎中丟棄。

缺了心的溫潤,發也如顏,枯瘦這歲月的淩亂。曾經十指穿越的柔順,再也無法觸及,那舊日的溫存,在闔目之間,隨阡雨繞於發絲的,剩餘了淒涼的憑鏡。

走吧,未曾得到,談何失去,翠巒連綿,你我終似兩座遙望的山,註定今生可以對視,卻無法走近。那移山填海之志,在世俗無法跨越的鴻溝面前,誰消磨了不屈的意志,把歎息的淚,蜿蜒成河。

離別的誓言依舊收藏,期待一次天翻地覆,填平紅塵的不可逾越。等你沾花的紅暈,重新映入我五月的眼簾。輕粉的靨,帶著古老的蠱惑,把唇間的繾倦,掛在江南的春天。

等候依然,離別還在繼續,在夢醒之間,靜靜等候那悲哭的一諾。諾言,消了七月的暑氣,暖了寒冬的雪霜,期待你的歸來,把俗世穿越。

四季,我依然留戀有你的岸,而物是人非,一起徜徉的景色,卻無你舊日無憂的歡暢。留取夜深時最後一抹濃濃的暮色,聆聽囈語,喃喃低吟那不舍的眷戀。人空瘦,那樣的黎明後你唇間蒼白的告別,濕了眸,傾覆了我們夢想的方舟。水湄之上,一江相隔,變成了無法涉足的遙遠。

離別在這個五月,依然有雨敲打了隔窗的簾,而你一彎湖藍般的眸子裏,還留有我沉戀的神凝。風荷曲院,你指點的去處,是隨風搖曳的春蓮,那七色錦鯉,在碧水中的擁簇,惹了你笑意盎然,溫情泛泛。你離開後,我獨留在枯瘦的季節裏沉淪,如天邊的孤雁,在寒風卷葉的空茫間,打轉盤旋。一次次淒厲,一次次呐喊……

一日三秋,我們的曾經可換算多少年,那個春天,有雨在我們身上灑過,更有執手的牽連。細風纏雨,回廊並肩,在空蒙的山色之間,固執的以為,煙雨會溫潤你一生的眷戀。

沒有了相伴的真切,唯有誓言留與唇間,眉目之畔,遺落點滴的纏綿,天涯外,你何日歸?

曾經戲謔,在此結廬不歸,結一份同心,細細描繪今生的畫卷。不算貪念,不算奢侈,趁風華正茂,與子攜老,把一生的足印,留轉江南。有子承歡與膝下,夕陽落暮,那歸來的青石小巷裏,一個轉彎的瓦簷下,有你相迎的笑臉。

江南,依舊是你留下的印記,思念如沉鼓,夜夜敲響離去的梵音。一別經年,細數你歸來的行期,等你的夢裏承載著不變的變遷,那施然的身姿,一定會把前世今生重塑。

雨紛紛,春如舊,重溫的記憶裏,還是那一片風光旖旎,流光過,褪不去你深情的飽滿,歲月沉,散不盡的齒間的溫度,心似闌珊。綿密的細雨裏,你的發,是不是若多年前絮卷的柔波,在挽起的柔媚中,再現你江南水一樣的風骨。

冬至,朔寒把記憶的蔥蘢席捲成蕭瑟的單薄,而你若雪的初容,依舊飄滿了願望的空悵。我用真情呵護,給你這一季的暖,堅守今世的念,在四季不同的風景裏凝駐,在嬉笑嗔怨之間,攬盡這紅塵的微笑!

守望,在等待的堆砌裏香甜,今生,不能沒有你。當江南春至,於一個煙花三月的午後,看你熟練的素手在氤氳的茶盞間起落,連同婉約而輕靈的醉香,把詞卷裏遺失的光陰和今生錯落的癡戀,一一拾起。


よ~く見ると
その予言は
彼は普通の人では無い
見いだした気になった
車の免許を取って
ただのドジ
たわいないこと
この説話の中に
你就這樣對我說了再見
碰到困難是好事

做勇士是要付出代價的

那年,他7歲,她6歲。

他們是同學和鄰居。他們每天背著包一起上學,牽著小手一起放學,下雨的時候同撐一把傘。她長得很漂亮,男生們都喜歡和她在一起。可是他們表達喜歡的方式總是很奇怪,他們揪她的手背扯她的頭髮,她疼得直哭。他就會忽然出現在她身邊,對所有男孩子說:“她是我妹妹,不要欺負她!”

做勇士是要付出代價的,他因為她而被一群男孩揍了一頓,卻得到他想要的結果,他們從此不再欺負她。就這樣,他們一路走來,到了中學。他已經是個高大英俊的大男生了,而她,卻顯得平凡了。美麗的女生們都希望把他旁邊的她換成自己,可是誰也取代不了。這麼多年以來,每天早晨他都是騎著單車載她去上學。他們約定,將來考學也要同一所學校,這樣他可以繼續照顧她。

他很優秀,有很多愛慕者,她常常被迫做著郵差的工作,那些女孩子總是要在給他寫情書之後拜託她遞給他。他從來不看,總是扔在一旁,滿不在乎!她很小心地問他:“你看那些信沒有?”“看了!”他漫不經心地回答。“那你喜歡不喜歡那些女孩子之中的某一個?”“不喜歡?”她給信的次數多了,問的次數也多了,他對她大發雷霆:“以後不要給我看這些信了!你別那麼多事!”她委屈地對他說:“你讓人一點安全感都沒有!”然後就怒氣衝衝地跑了。

高三畢業了,她沒有和他考同一所學校,而是相隔那麼遠地分開。那年,他19歲,她18歲。偶爾暑假回來,在同一個院子裏相逢,他會問:“在學校還好嗎?有沒有人欺負你?”她淡淡地說:“還好啊,我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看著她的背影,一種難言的傷痛像小老鼠一般慢慢啃噬著他的心。她媽媽說,她留在那座城市了,有個很疼很愛她的男朋友。他微笑著祝福她,卻滿心落寞。

大學畢業那年,他回來時身邊多了一個女孩。那是他的女朋友,說不出有多可愛,只覺得女孩身上有種與她相似的習性。可是那年,她偏偏一個人回來了,當他們在大街相遇的時候,她看著他身邊拽著他手臂的女孩子笑著說:“身邊的位置終於有人了!”他尷尬地對身邊的人介紹說她是他的妹妹。

他用哥哥的語氣問:“還有一個人呢?怎麼沒有陪你回來?”“他?”她冷笑一聲,“早分手了!他和你一樣有太多女孩子喜歡,我一點也感覺不到安全感!”她撚了撚頭髮,對他身邊的她說:“不過,我哥哥可是個很好的男人哦,他一旦愛上了誰,一定會一輩子用心去愛的!”女孩子羞澀地笑著說:“他就是有太多的追求者,以前我跟他是好朋友,很多女孩子見我們關係不錯,就叫我幫她們送信給他,後來我自己也寫了一封……”聽到這裏,她的臉色突然慘白,黯然地對他們說:“對不起,我有點不舒服,我要回家休息一下!”他看著她失態地離開,突然感覺到了些什麼。

回到家中,趁著女朋友陪媽媽做飯的間隙,他在書櫃的角落找到那堆塵封多年的情書,他一封封地尋覓著,他總感覺到這裏面一定有她寫的。他終於在最後一疊裏找到那張寫著她秀美小楷的淡藍信封,他懊惱得跌坐在地上。“其實我一直希望自己不是你妹妹,雖然你一直都用愛妹妹的方式來愛我,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希望能一輩子坐在你的單車後座上,希望能永遠聽你說你要保護我,希望你對我的每一個承諾都能實現。我希望你能看到這封信,而你對我的態度,與我對你的態度,都會由這封信決定。你不喜歡我,我自然不會死死糾纏的,我會安靜地躲開,要多遠,就躲多遠……”眼淚滑落在紙上,仍然無法趕走那種愛她卻又傷她的痛。第二天,他想去找她,拿著那封信。可是走到了她的家門前,卻又遲疑了。

他能辜負跟著他回到家鄉的女朋友嗎?她從在學校開始,就—直照顧著他,她對他的愛,用她的話來說,就是沒有了他,她會死!他不能辜負對自己死心塌地的女人。那幾個晚上,面對女朋友,他沒有任何興致。他想了很多,第二天,他抱著女朋友說:“對不起……”可是,當他再次去她家的時候,她的媽媽卻告訴他,她已經離開了,工作安排在了另外一個城幣,離這裏更遠的地方。幾個月後,他簡單地收拾了行李,去了她所在的城市,當他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她被嚇呆了。

他笑著抱緊她:“我來帶你回家!”“可是……”她舉起自己的右手,那上面戴著一只訂婚戒指:“我準備結婚了!”他驚訝地看著她,怎麼會這麼快?不過幾個月的時間,她就要嫁人了!“你知道嗎?我一直最愛的女人是你,那封信也是我剛剛發現的……”“別說了!”她長歎口氣,“你應該對她負責,不能因為一封信就辜負別人……就像我,也需要回報他一樣,所以我選擇嫁給他!”她說得那樣決絕,他聽得肝腸寸斷。

那一年,他26歲,她25歲。

她結婚了,留在了她丈夫所在的城市;他也結婚了,妻子是個簡單賢慧的女人。他的父母生病沒人照顧,他妻子比他還要熱心。

她再回來的時候,雖然丈夫陪伴左右,可是仍然不敢直視他。於是,他們常常是,她陪他的妻子聊天,而他卻和她的丈夫十分投契。他們聊的話題,仍然是他們小時侯的糗聞趣事,只是那種心情卻沒有了太多的甜蜜與回憶,他們要顧及身邊的那兩個深愛著他們的人。他們唏噓,各自身邊的人也感動著。原來時間真的會讓愛更刻骨。

那年,他32歲,她31歲。

後來,每年她都要和丈夫回來過年,每年都和他們家一起吃團圓飯。他的孩子管她叫姑姑,她的孩子管他叫舅舅。他們之間的感情仿佛真的回到了最初的兄妹。

到了各自的孩子都要上大學的年紀,他趕緊給遠方的她打去電話:“妹妹,你們那邊有什麼好點的大學,我想讓孩子考那裏,這孩子太不聽話,老惹他媽媽生氣,我叫他過去讀書,你也好幫我監督監督!”她在電話裏卻笑了起來:“是嗎?我還想讓我孩子考你那裏呢!我們家這孩子也不聽話,不服她爸爸的管教,這丫頭說只想聽舅舅的……”她頓了頓,說:“不如這樣,讓他們都考同一所學校吧,這樣他們兄妹彼此有個照顧,我們去看他們的時候還可以一起將兩個孩子都管教一下。”他握電話的手抖了一下,心被拉回了多少年前。

孩子們在父母的安排下考進了同一所學校。他對兒子說:“你要好好地照顧妹妹,不能讓任何人欺負她!”她對女兒說:“以後不要惹哥哥生氣,不要老給哥哥惹麻煩。”

也許早已經有了預感,當他和她接到兒子女兒的電話說要結婚的時候,他們都笑了。孩子們的婚禮上,他坐在她的旁邊,看著彼此兩鬢斑白,他溫柔地說:“我們最後還是成為一家人了!”她點點頭,臉上帶著疲倦的微笑:“只是等得太久了,只是最後在一起的卻是我們生命的延續。”

那年,他67歲,她66歲。

後來,他被診斷出患了癌症。他絕望了,對所有人都排斥著,拒絕吃藥拒絕治療,他的情緒完全失控,看見妻子兒子媳婦就是破口大罵。妻子站在病房門外,心疼地歎了口氣,對兒子說:“給你姑姑,不,是你岳母打個電話,你爸爸的毛病,只有她能治得了!”當她敲開他的病房門,她只說了一句話:“你要是還想再見到我,就聽醫生的話,吃藥化療;要是不想,那我馬上就走,以後你是死是活我都不管了!”他看著她,卻放聲痛哭起來。

……

她站在他的墓前,眼裏已經沒有了淚水。

墓園淒淒無人,一陣風撫過她斑白的發絲,像是他的回應,也像是他的哭泣。

原來愛情,留在心裏只會永遠成為遺憾。

那年,他77歲,她76歲。

ナマ暖かな夜は
この重大な
だけども
コヤツ、二つ目がある
アインシュタイン自身は
それを見極めるためか
カバンと言えば
だけども
大作家が言うように
本人も驚き
自我介绍

乖乖皮皮

Author:乖乖皮皮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